jade

最近现实忙没怎么产粮,就把自己以前码的文炒冷饭顺带扔一下自家大女儿的设定了。因为突然想起来我还没把这个坑扔到老福特这边来

姓名:黑时/no.125

年龄:四百

性别:女

外貌【龙】:黑龙,紫色龙瞳,生着紫色晶体勾刺般的组织,左爪一直冒着紫色火焰,爪刃较长,右爪为五指龙爪,可以像人手那样的灵活的抓握书写,78米级的巨龙。
外貌【人】黑发紫瞳,身高178,上班穿黑西装带着黑框眼睛,便服白寸衫,除里衫外一身黑,每天带着公文包和笔记本,一有时间就码字,喜欢在袖口间藏小刀,平胸,男装大佬。

性格;以别人喜欢的个性和别人相处。时常皮笑肉不笑,喜欢在安静的地方看书,计划性办事,外热内冷,有点恶趣味,通常好相处,以喜好办事不带有负面情绪,不习惯被人黏着。

能力:控制火焰和重力;
特殊能力
【虚无人间】暂时不可视并否认自己在“历史”上“存在”,该状态可回避伤害,攻击时无法维持。
【虚拟世界】获得透明人间权限有将“现象”视为“数据”编辑权利,从而修改“事实”扭曲规律,基本上工作时间以外不会用到
【格式化】暂时无效化掉别人的能力
【备注:飞行时多靠反重力飞行】

在透明人间人性公司工作的上层职员,原是西玄世界的一头巨龙,因能力的缘故自小起没人看得见,也触碰不了任何事物,在历史上也没有“存在”过的痕迹,就像个不存在多余出来的人,一直到快成年才勉强控制的了力量得以实体化,因情感方面有些缺陷导致她无欲无求感觉不到孤独和痛苦,久而久之观察他人成了一种习惯。能力被公司看中,在向诸多人推销了愿望记录下他们的情感通过应聘到公司上班。代号no.125。除了推销外还负责“事故部门”的工作根据现世内生物的行为为标准随机向现实世界发放名为“天灾”的“编程”。透明人间是超越现知发展【不是地方的地方】并无准确的四维概念,历史和进化在当地仅是数据,管理多个平行世界,当一处文明消亡则会调转管理别的平行世界。任何现实世界在这里类似电脑中的“游戏”,规律和法则都是可以编程修改的,部分上层职员拥有这一权限,黑时是其中之一。当地最高阶管理者∅仅是该地意识化身,没特别明确的自我意识,有“删除”和“重置”一切规律的能力,∅多以白龙或少女的形象出现,防止自身出故障自带自我删除系统

——
——

在离开的时候甚至没来得及做道别,他匆匆忙忙的“整装待发”,一心一意想要成为人民心目中的英雄,扬言要带回财富和龙的枯骨
  
一路走来没有他想象当中的贫瘠,也没有漫天乌云之下的灰色城堡,更没有堆满金山银山的龙穴。这是一个在古朴不过,有点像传统乏味故事里描述的单纯的世界。有着各式各样幻想出来的物种,人类只是夹杂其中看不见背影的一个种族
  
正是这种单纯的故事,人类才显得需要作出什么寻找存在感。于是编制出了借口,屠龙嗜魔,杀人的勾当全变成了夸赞。
  
人言可畏,人们说的多了,想象在流言中成为事实,又在真正的现实下击垮。他只看到一条路,好像开始就为他准备的一般。周围全是岩石,空气有点湿,天空随时会压下来一样,一片灰色,没有阳光,有点冷
  
他的盔甲有点生冷,浑身像是生了霜,他活动手指都觉得僵硬。随身带的食物快要吃完了,他不知还要走的多远,传言都是骗人的。
  
比他们强大的,在一个群体间渐渐的就被说成是邪恶的,该死的。人与人之间也在欺诈,对优秀的人苛刻可以无下限的无端,后来,这种方式广泛运用,让一些落在后头的人寻找存在感,自欺欺人的传言有时候也是这样来的
  
那么,人们明知道不可能,硬是要杀掉那些比他们体格大许多倍的生物是为了什么?仅仅是证明自己吗?
  
英雄和伪善有那一念之差,一种是不得不背负上使命的,另一种是纯粹的想要依靠压低别人来提升自己,再去拿回些掌声和鲜花,拿回自己的满足感。忙于表达自我的同时,经常忘记这种褒奖带有虚无缥缈的韵味。
  
真正带有野心的人,是不会期待表面上的作为,不会对自己的实力有所怀疑,不会因变故而苦恼,他们才时常在笑
  
这个人不是……
  
后来,他终于遇上了一头龙。预料之内他一时间反倒不知道怎么做,连腰间的剑都不敢拔出来直指对方

这头黑龙将近七十八米的个头,一根指爪就能捏死他。龙看见他,什么表态也没有。这又跟他听闻的不一样,没有低吼着警告自己,也没有满眼写着轻蔑,黑龙抬着眼皮瞧了他一眼,继续趴着爪子撑着脑袋,像在发呆
  
石路走到了尽头,好似黑龙就是在刻意等他,这幅态度又不像。
  
他深吸一口气,拔出剑。之后该怎么做?屠龙就是屠龙,用得着打招呼吗?什么都不说就一剑乎上去,也有种走在大街上面对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的踹他一脚,像个神经病
  
没准黑龙就在心底骂他神经病
  
他摇摇头。人是人,龙是龙,能比么?要这样,猎人都不能去打猎嘞。

犹豫再三,拿起又放下,他还是没上前一步。
  
黑龙的右爪在自己趴着的小山一般的岩石下翻找,扔了两袋东西过去,正好砸在他脚边
  
他愣神了下,黑龙还是没理他。去翻那两袋东西,是一小袋钻石和一大袋食物和水
  
“你什么意思?!”他尽然有些懊恼“打发叫花子吗?”
  
“你谁啊?我打发什么?”龙突然笑吟吟的说道
  
我跟你认识吗?你什么东西?
黑龙再用最底线的东西挑他刺
他语塞,的确他更像神经病
  
“喏,一路过来辛苦了,我看你额头都是汗。这点东西够你重新走回去,你还能说你死里逃生从恶龙巢穴里走出来拿了点钱”
  
一副敢死敢活的样子,带着没什么用被视作宝贝的刀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自讨没趣的人,可眼下对手和自己想象的实力差距太大,完全打不过,又不好如此作罢回去。黑龙是一眼就看出了他在怎么想,所以扔了两袋东西
  
这相当于他失去了表达的权利。可龙也没做错什么,他找不到阵脚来反驳,如果不知道,他这么懊恼看起来没头没脑的
  
他有点窝火,不打算废话,尽力克制住心里的激动,装模作样踢开了两袋东西“我是来打败你的!你最好……”
  
“碰!”
  
还没等他说完,黑龙五指右爪伸上来一弹,他毫无防备,那只剑被弹飞出好远“哦,所以呢?”
  
“你东西不要给我,我还要用”
  
然后他开始手足无措,那双紫色竖瞳盯着他,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分散注意力
  
八成是没了底气,通俗来说就是怂了
  
“我,我不能这么空手回去……我背负着那些人的希望……我会辜负他们……”他说话有点唯唯诺诺,好像做错事的学生被老师责罚。
  
“怕丢脸咯,逞强没逞上。谁逼你来了啊”黑龙一边说一边用爪子梳理尾巴上的鳞片
  
“这是王给我的命令”
“自己几斤几两清楚?你不会拒绝?拒绝了会被杀头?”
“……”
  
龙说话很不客气,把两袋东西拿回去,张开翅膀想要飞走。他却急了,脑海一空,抓住她的尾巴
  
“等等!”
  
黑龙停了下,没收回翅膀。
  
他这是在不相信,还是不想承认,也许每个人生来就是平凡到透明的,不该戴高帽子。黑龙自己都觉得自己普普通通,在一个特殊的地方上班,她也是个普通人
  
何况她现在休假,不太想听别人废话。
龙最后还是收回了翅膀,就当闲着没事干吧
对于过去本毫无价值的记忆,她并不想去缅怀,空虚又是发酵到让人会去做一些无意义的事情的,她才回到西玄世界,这个描述来给孩子听的童话故事一般的西玄世界,巨龙不过是配角。
黑龙习惯了网络和职场,变回真身来这个适合自己身份的世界反而不适应了。
  
“你想要带些什么回去?”
“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你的尸体”
“如果是,那我可以以这个理由杀死你”
青年这次没有逃避黑龙的目光
“但我不做这个决定,我也是不过是普通人”黑龙笑道
  
“普通人?”
“在你们眼里对龙的定义是什么?”
“这个……说不清……”他挠了挠后颈
“那我换个问法,你们形容龙或者别的生物脑补的成分有多少?”
“……”
 
龙的话很多都让他答不上来“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龙好像来了兴致,现在她从岩石上走下,走到青年对面蹲下“一般来说,承诺要比行动来的便捷,承诺可以没有任何条件,也没有任何束缚,在那一瞬间可以不考虑承诺这种东西需要匹配的因素”
  
青年听的懵懵懂懂,没有反驳,他知道现在没有他说话的空间,坐下老老实实听黑龙继续说下去
  
“你做出承诺的那一瞬间,真正有考虑过别的东西吗?”
  
青年眼光飘忽了,也许是不想承认,他没有做肯定有没做否定
  
“大脑是喜欢轻松的器官,一件事悬殊未定就会不断回想,一旦这件事解决后就再也不愿意去回忆第二遍”
“比如说你承诺你要带回财富和龙的枯骨,你的大脑高潮迭起后,大脑便觉得这件事已经完成了。”
“然后,你对你的实力怀疑,你对你的计划不确定。应该说你根本就不想来见我,是这样吧”

“那么,在屠龙招牌的背后你想要什么?”
  
黑龙笑着看他,不像一开始的不耐烦,龙此刻充满了期待。她说的这些话,她自己也清楚对三观正常的人来说是不存在的
寻求语言刺激,别人说的一句话都是活在自我世界里的人的动力,夸的越多动力越大,这种动力没了后就开始无力——虚无缥缈的鲜花和掌声
或许就是虚荣心一类的东西吧
  
被读懂心思,人一般是不想承认的。
  
青年的目光再一次躲闪了“这个,这……我连一开始的目标都没完成,我怎么知道啊!”他开始为自己辩解
  
下一步是转移话题吧,黑龙干脆闭起眼睛养神起来
  
“再说,你跟我说这些乱七八糟的有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让我觉得有意思啊”她又没脸没皮笑起来,青年又看到那尖利的龙牙“在让我感到愉快一点,要我帮你也不是不可以”
  
紫色流光环绕在黑龙身边,随着光芒消失,黑龙变成一个穿着黑西装打扮中性的人,她递给青年一张名片“我叫黑时,在一家公司上班,我的工作是实现内心空虚的人的愿望,我本来在休假。只可惜,不巧碰上让我感兴趣的项目,偶尔加班一下也不错”
  
“公司?”他木讷的接过名片,不明所以
“这个你可以不必了解,机构的一个形式,你只要知道我工作的内容就行了”

他来回在龙和名片之间看了两三回,摇摆不定

他可不能空手回去,这个机会就摆在自己面前
但他又很不情愿,有一种像问别人乞讨的厌恶感,可青年现在别无选择。他的呼吸声在加重,理智和利益在徘徊。
  
极重的控制欲与渴望被关注,战胜了他本就所剩无几的自知,他说出了一个无理取闹的愿望
  
“我希望你能做我的仆人”
黑龙却不愠不恼,用淡到机械的口吻说出了她经常说出的那句“客服125号,愿意为您服务”
  
——
——
他成功的将龙作为“奴仆”的消息在城邦内传的沸沸扬扬,许多人兴冲冲的跑来,看着他带领着的那头巨大的黑龙。只是,有点不太像他们想象中主人与仆人的关系,这头龙随性到爆炸,见到这些群众还晃着爪子打招呼,吓得一些胆子小的退到后头
  
“黑时,注意形象!”
“我到觉得这样也不错,殿下”黑时还是那样笑嘻嘻的样子,但她改了称呼
“你应该改改你的口气了”他朝黑龙挤眉弄眼“我现在是你的主人”
“我清楚啊”龙随意的趴下,她看得出这个人是逞强装作毫不畏惧看着自己的眼瞳“所以我觉得做一点有实际意义的事情更好”
青年沉默,黑龙总是给别人一种有点分不清主人和仆人到底是谁的感觉
但是,所谓的主仆不过也是一场游戏
他心理还是发虚
龙纯粹是感兴趣才答应自己的
他一时间有种反过来成为别人玩具的感觉,于是愤恨的走到黑时身边踹了一下她的爪子“跪下!”
  
虚张声势
黑龙却如他的愿趴了下来,可她的眼神犹如盯着实验室里的小白鼠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举措,带脑子的感到莫名其妙,不带脑子的开始鼓掌欢呼雀跃
  
国王也被这个消息惊动,亲自欢迎这位“勇士”
他希望这位“勇士”能够利用他的龙来保护这座城邦
“我肯定会!”他一口咬定
因为周围人的抱着期待大喊着他的名字
他很享受这种感觉
  
脑作出决定的那一瞬间,毫不费力
黑时带着微笑在打盹,她身上却被士兵锁上铁链
那些人像看商品一样的打量着她
  
这样,总算有点像样了
满足于控制欲的青年笑了起来
他作出夸张的动作迎合下头的群众
  
……于是,利用龙的力量,一年的时间,这个国家变成了最强大的国家
先是收并了周围的小城邦,而后又一举攻占了同自己敌对多年的军事强国
  
青年被大家当成了英雄
他觉得,他是必须存在的
他是被选中的人

哪怕他可以不付出代价不付出任何过程。
就和自己脑内想象的一样轻松
  
“感觉如何?客人?”
“我允许你这样叫我吗?”他现在对黑龙的语气也改变了“你忘了你的身份?!”他几乎用命令的口气
“我没忘”她摊摊爪子,无奈的吐出几颗火星子“但你也请别忘了游戏前的承诺和模式”
“……”而后,他的趾高气扬被什么东西击碎了一样
  
“我现在只是提醒您,客人”黑时收回爪子,蹲在他面前“您只需要保持现在的状态就可以了,一切都会如你所愿”
“如果事实跟不上想象的变动,会发生什么在下也一概不知”
“闭嘴!”他拉扯着铁链,但是悍不动这头龙,于是他很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我不需要你提醒,你现在听从我的命令就可以了”
“可以,那我现在切换回原来的模式,殿下”她笑的委婉

青年松开了铁链,他很懊恼
可龙还是龙,那个一根手指就能捏死自己的龙
  
他摔门而去,似乎他能做的只有摔门
黑龙将这些细节尽收眼底,阴影遮盖着她的眼瞳,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很快,他不在受限于听从国王的命令了
只是一个带着皇冠的男人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这么命令他?!
财富,荣誉,都是他带来的!
一定是!龙只是奴仆,龙做的事就是他做的事
  
他在脑海中重复着自己的诡辩
他不想再过这样相似的生活
哪怕民众见到他的欢呼声比一开始要更加激烈,他如今也像聋子一样
  
于是,他就这样叛变了
他命令“他的龙”杀掉了王国里的卫兵,而他,亲手取出宝剑,杀掉了国王
国王临死前还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看着他
  
“现在,看清楚,双脚颤抖的猪们!”
“我,将是你们新的王!!”
底下的民众对恐惧臣服,纷纷惊恐的跪下来
他放声大笑着,逐步丢失了自己
龙则趴在宫殿上头,很不给面子的没有咆哮符合,反而打了个哈欠

他一阵不爽,抽出宝剑扔了过去
然而,剑只划过了一片空气
“切。”
他总有一天要让这头龙的傲慢无礼付出代价
他恶狠狠的想着
反正,只需要想想就好
  
他不满足于现状,把目光放在了人以外的物种上
兽人,精灵,甚至黑时的同类巨龙
只要他下了命令一定可以什么都拿到
他确信着
可他没心没肺的依靠着龙却还妄图让龙臣服于他
他有时候会做梦,那个过去的自己
  
一个懦夫……
  
每每这时,他都会惊出一身虚汗从偌大的床上惊起
黑时到底有多强大,他并不了解
有时候偶尔去战场上,那些人的刀剑魔法砸向黑龙,受致命伤的却是他们自己。
有时候一些本该存在不可一世的神明,只要是他愿意,下了命令。龙只需要打个响指,他们就会化成几道带着由看不懂数字组成的符文散去

所以,她是不是只要愿意,不在感兴趣了,随时能要了他的命。
难怪如此的游刃有余,难怪自己惶惶不可终日
这位不依靠自己任何东西爱做白日梦的国王惊醒了,他多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如果不是人性公司诚信服务的基础,也许这种想法只会成为异想天开
  
嘛,也持续不了多久了
黑时身上不再有铁链,她是清楚着的,这个可怜的物种反倒在越来越恐惧
  
“黑时,我命令你”他尽力让声音不颤抖“我要得到你全部的力量”
“嘿——”她还是那样懒洋洋的语气“殿下你确定?”她现在说殿下带着一种讽刺的意味
  
“这一切不都按照你所想的,进行的很完美吗?”
“是这样没错”他盯着龙眸,眼里闪着不明所以的光“但还差一步”
一边说着一边握紧藏在身后的剑
还是那样天真到可耻的想法

黑时笑了,这次,阴影不止覆盖在她眼瞳附近“我知道了,但是,有一点需提醒……”
“我早就舍弃了龙的身份,你现在所见到其实只是一个龙的皮囊而已”又开始以圆滑的强调,解释常人不可理解的东西“这个世界,没有给出确切理解的东西多了去了,正反是可以颠倒的”
“我自己都不清楚我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只是作为调转规则颠倒一瞬间的程序而已,你面前的东西不包含任何真实和虚假”
  
“所以,擅自勿用程序导致系统崩溃的话,后果我一概不负责哦。但是我相信现实一定能按照你的期望变成你想要的东西”她笑嘻嘻的,龙化成一道黑影,还没等他反驳什么,这倒影子就如一阵浓雾钻进了他的口鼻

强烈的窒息感和肺部几乎要被撕裂一般的痛楚
他哀嚎着
……

他大叫着惊起,发现自己躺在比之前还要更大的床上,然而自己看这张床却觉得非常的小
他伸出手,有点迷茫
而后,他惊愕的看着自己的手,不,应该是被称作爪子一类的东西
  
黑色的五指右爪,带着紫焰的左爪
他看着镜子,自己变成了龙
黑龙……

他成功了!
他不由得狂喜,咆哮!
这下好了!叫你得意,现在什么都是我的了!
“这头黑龙,根本就是蠢蛋!”

他尝试的使用了“自己”的力量,重力,火焰,颠倒现实,不存在于历史
那种不属于该次元,无法给出解释的存在的力量
  
他必定会成为主宰
于是,没过多久
他的势力将这个世界都笼罩在自己的爪牙下
并没有用太多的力气
是的,依旧只是,大部分依靠想就可以了
沉浸在洋洋自得中,欣赏着下头子民的奉承
他被称作了【黑王】,用黑时的话说一个有点中二没啥必要的称呼,他却很得意
他已忘掉自己
  
后来,一切按他所想,又开始不按他所想
一晃,又过去了一年
  
“王,今日依旧需要您圣明的裁决”那些佣者又开始说着相似的话做着相似的动作
他有点机械,他本质上,心理还是那个人类
  
这样的每一天,每个人说同样的话,每个人说着相似的,一开始让他陶醉的奉承
原来都是谎话
因为从自己“统治”了全世界起,所有的时间似乎就定格在那一天了
  
他却还没适应龙的时间感官,还是一个人类
一年内,重复着周围的情节,都快让他倒背如流
然而,他用尽了自己现在的力量,如何回到过去还是打算从头开始,在这些能力施展成功后,现实还是这样冷冰冰的摆在自己面前
  
“不要再说这句话了!滚出去!!”他大吼着,待者被吓到,连滚带爬的退下
他伸出爪,开启了倒流时空的虫洞
  
“王,今日依旧需要您圣明的裁决”
“……”
还是那个佣者,一点都没变
  
接下来,一群人会蜂涌至上奉承他,要求他迅游这个已被统治的世界,品尝胜利的美酒,到了已经腻味的每一个“辉煌”的一天
看似主动实则被动
他早就被关在笼子里
只是自己不承认而已
 
“碰!”他一爪子拍死了那个待者
血肉四溅,爪下一片温热
  
“王,今日依旧需要您圣明的裁决”
“……!!”
  
“嘻嘻,王……”
“您其实是懦夫吧”
“什?!”
  
他看到了,对面站着的是自己
一下子,周围被什么东西“吃”一样,堕入一片黑暗中
过去的自己
还是人类的自己
  
朝着自己冷笑。
那个语气,就好像……
……就好像,曾经的曾经,自己向某头个性奇怪的龙许下愿,那头龙说的意义不明的话。
  
“哈,哈……什么啊!”他又开始挤眉弄眼,和一开始一样“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已经不一样了!和一开始不一样了!”
颇有逃出疯人院疯子的气势
“你已经得到了你的力量,你已经没用了!都是你自己的自视清高造成的”他恶狠狠的扑上去,带着火焰的左爪朝冷笑着的“自己”爪去
  
“嗤!!”
“啊——!!!”
但是,感到疼痛感的却是自己
他忍受着剧烈的痛楚,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左臂处一片温热,血在缓缓的从断臂处涌出来
“噫!”自己受伤流血,他是头一次
是啊,自己动手不在靠想,也是头一次
  
他又变回了原来的自己,那个人类
隔着破碎的镜面,他看清了自己
  
“啊啦啦,真是狼狈啊,黑.王.殿.下……噗”黑龙此刻捂着吻部,好像有什么事逼得她完全忍不住笑意
“这,这是……”他用涣散的,也许已经丧失理智的眼神,看着黑龙走来放大的身影
“怎么?这一切的确是按照你所想的在进行啊”
  
“你不是只想要掌声和虚无缥缈的荣耀就可以了”
“你不是只想要不属于你的力量就可以”
“你不是只想轻而易举的得到一切就可以了”
黑龙含笑,用爪子尖点点他的脑袋“靠你的想象,就足够了啊”
“什么都不用做,过程都是别人的事。满足脑部很轻松的作出承诺的一瞬间”
  
“胡……胡说!!”
“我已经得到你的力量了!你和我签订了契约,你应该实现我所有的愿望!”
“你不就是这样的存在吗?不然你还是个什么东西?!”
  
“我?营销员啊。”跟他夸张的语气不同,黑时还是那样平平淡淡,从他的衣间飘忽出一张名片,黑时夹在爪间,撕的粉碎“您单纯的说我公司服务不够诚信,可是,客人,合同上一开始就明确表面的东西,还有我说的那些,您都忘了吗?”
“…………”
“只要保持一开始的状态即可,您都忘了吗?我本质连我自己都说不明白,您也忘了吗?”她笑的愈发灿烂
“程序只会按照您的意图来编辑,所以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我公司可是什么责任都没有哦,都是您自己自导自演的东西而已”
  
“呃——”
“啊!!啊——!!!”
周围的阴影处突然伸出万千只森然的骨手,带着死者特有的哀嚎抓向他,他无处躲闪
“因为您的无聊牵扯进来的旁人太多了,而且,是您首先违背了合同执意”他终于看清了黑龙的眼睛,没什么轻蔑或者惋惜,只有硬生生的【有趣】。
他现在才明白,他不过是实验品而已
“按照合同上规定,现在我要收回一切”
  
“如果您这么喜欢生活在想象里,那我就让你永远带在里面吧”黑龙朝他伸出了爪子
她不像龙,是传统意义上的魔鬼
他的惨叫掩盖在洪流中……
  
——
——
时间终于正常倒退,回到一开始那个什么都没发生的时候。今年讨伐龙的勇士依旧一个都没回来,国王恨铁不成钢的摇摇头,把名单册扔到了一旁
城堡外,城邦的一切照旧,这个城邦还是跟那个军事强国对立着而头大着
  
被人遗忘的名单册上,谁也没有注意到少了一个人的名字
那个人如今在某个不是地方的地方,在管理诸多世界线的透明人间里,人性公司地下室,陈列着一座座玻璃棺材一样的设施,他躺在其中一副“棺材”里,脑袋上插满电极,仪器显示心律、呼吸正常,他微微露出笑意,睡得安稳,大脑被电脑掌控,“活”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
  
“看来,你又做了多余的事情啊”
黑时看着躺在仪器里的人,只听声音就知道对方是谁
“我做了什么难得的事情,能让您亲自出马”
  
“您就不用加了,我跟你们一样,是‘程序’的一部分”来者是一位白发绿眸的少女,然而她身旁围绕着大量数据方块一样荧绿色的欠片
“所以咯,我只是在履行义务罢了,集大人”
 
“那么,加班的结果如何?”
“真正有能力和野心的人忙碌于过程,通常抽不出空来实行空想主义一类的东西”  
“没有能力的就满足于现状了。然而,有一部分人极度渴望着辉煌的成果,又深知自己永远不可能有相应的能力”
“他们的自由是想象。或者说并不在意结果,只是渴望被关注,拥有不属于自己的存在感而已”
黑时看着躺在仪器里的人,笑的更欢了“怎么办呢?如果去写书的话没准很有天赋呢,真可惜”
想象中的强大,现实里的无能
  
“大抵上就是自卑和懦弱吧”名叫集的少女没有任何表情变动,冷淡的说道“把数据记下来了吗?”
“是,这是必要的环节”
“那就好”她说完,转身往回走
  
“把多余的东西都‘删’了吧,你们公司的内存快不够用了”集草草留下一句,消失在走廊阴影里
“是。”黑时唯有对∅才难能表现出真正的崇敬

这世间的一切,都是由源代码编制出的系统而已
而他们,是管理系统的“程序”
  
“有意思”
“不过,晚安了,先生”
“我的下一个客户要来了”
黑时笑着,拔掉了主电源
  
那些陈列在仪器内的肉体被分解成了数据分块消失殆尽,无数个想象出的“世界”崩塌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