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原为名朋四番贝纳勒斯拟人设定
#各人ooc向,有可能今后会接下去写,和原作没有叼毛关系,请当做平行世界来看
  
人死后,遗骨回归大地,魂魄飞升于天,开始新的轮回。可也有执念太深的灵魂,还有未了的心愿,这些魂魄是得不到超度的。传说里的龙,在死后,灵魂若得不到超度被人利用,将回归已化为尸骸的躯体变成骨龙。要么像不死鸟经历不可描述的痛苦,涅槃重生,世代相传下去。
  
那么,拥有传说中生物样貌的我,是哪一类呢?
  
这幅在倒在废墟中的“尸体”无人问津,它并未像鲸落那样成为一座废弃的“岛屿”。核心碎片代表着它的残骸,以极其惨烈的状态四散在龙的周围
  
废弃战场早荒芜多时,极少数的死士与崩坏兽像找不到归宿的游魂,在龙的旁边荡悠着。
然而,这已无法行动的,小山一样的躯体。在它意识的深处,正悄悄的做着一片捉摸不透,抽象,没有实质的梦境。
  
我看到自己在从空中跌落下去……翅膀在燃烧,没有痛觉,可是,空中竟飘荡出八音盒的声音,空灵美妙,却在折磨我的神经
大量的色彩开始从眼前飘过,红,蓝,青,紫。一个个犹如云雾编织的缎带,还荡着似有似无的香气。过往便在这片海洋里稀释了
 
当视角僵硬的往坠落的方向瞥去后,甚至连自己是在上升还是下沉都判断不出来。有着非常强烈的失重感,可是,这片空间却是无尽的,我往下坠落的地方是一个无尽的空洞,也许我正在被它吞吃,也许只是定格在一处。朝那黑暗方向接近的过程里,它像一张无止境的动态图,游弋分解成了我身边看到的色彩,就这样,死循环下去
  
就没有一点有实质的东西吗?
怎样都好,给点线索啊
我想挣扎,身体却不受控制,甚至,觉得指爪有些发凉
  
一个想法就像子弹撞击脑门,是强制塞进脑海里的,没有一点征兆,说不出来的钝痛惹得我两眼发黑。
在疼痛消失的一刹那,记忆也跟着被抽走了
  
【在来到这里的你,之前扮演的角色是谁呢?】
和八音盒声音一样空灵的语调,与此同时,音乐消失了
  
“我是谁?…我是……”我喃喃道,然而回答不出它的问题“请问,在我之前扮演的人生里,我有很强烈的‘我自己是独立个体’的意识吗?”
为什么这么问?反倒是它的话提醒了我
在此之前,我拥有过人生……但你们说的生死,怎样算的上生,怎样又谈得上死。
  
【呵呵,你想要得到这个线索吗?不回答我的问题可是不行的哟~】它语气玩味起来,紧接着,周围的空间也跟着扭曲了起来

“没有意识的个体,扮演的角色不过是程序而已,犹如简单,无聊的虫豸。如果我给出答案,想必你不会满意”随着下坠空间的改变,我也看到我自身在已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化,我的翅膀开始再生,身上的鳞甲变得更加繁琐更加坚固,尾部逐渐开始长出勾刺
此刻,空间尽头的黑洞开始具现出画面,连接着现实世界,我看到了自己的“尸骸”
在意识层中的自己,开始和那死去的躯体略有些不同,又微妙的相似,我甚至无非判定那是不是死去的“自己”
  
【哦呀,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因为你说过我有生前,我活过,可是我没有任何印象,一个片段都没有……您硬要听我荒诞无礼的逻辑,我只能说是我的本能。”
【唔——有点意思。好啦,如果你表现的再好一点,回答出更多问题的话,我就放你离开这里。】
  
“我不用听你问什么,你的问题只是一种迷惑,如果这个意识层同我是一体的话,你应该是我曾经揽生出的另外一面情绪,可我没见过你。因为我们没有意识,只有最根本的本能,我是…崩坏的走狗,是这样吧”
【是,或者,不是。】它的声音始终嬉皮笑脸着,一生中只会发出吼叫的我,甚至不清楚这种声音,会不会就是我自己
  
“所以,请你告诉我”我连我现在这幅正在下坠的身体发出的声音是不是自己的,也不清楚“我来到这里,肯定是有一个执念,我不想就这样毫无意义的消失”
  
“那么,我的执念是什么?”
在镜像对面的现实,战场上四处掉落的核心碎片融入大地,这些“血脉”重新流入了龙的躯体,那副身躯,外形上发生了和我相似的变化
  
【你觉得会是你嫌弃我们的人生太过于单薄,太过于不公平了吗?】
【嘿嘿,你看啊,明明是被操控着的,什么都没意识到,就这样被人打碎了核心杀了】
它的语气保持着一贯的恶趣味,却又听得出那几乎是咬牙切齿,恶狠狠的磨出的这句话
  
“是,或者,不是”
我说了相似的话
“我不吝惜性命,是我还没留下我存在的价值”
  
轻描淡写的语言,化身最致命的利器。这片空间的伪装被撕碎了。“红”化成炽热的火焰,“蓝”化成凌厉的寒冰,“青”化成极迅的雷霆,“紫”化成了飘荡着的空间碎片
  
【嘿嘿,有意思,有意思……我们,居然还是崩坏塑造出来的连意识都不能拥有的怪物】
【你知道吗?我多想脱离这种模式,我多想不在和那边该死的对手打交道,我多想找到属于我想要的生活】

“我清楚……我的主人,是崩坏,也不是崩坏。你也许知道答案”
它是意识流的本质,这些话语完全都是没有逻辑的,不如说,这就是我过往生活中的片段,因我曾经就是行尸走肉,没有自我思考的权利
我不能将它的话完全代入线索中离开这里
与此同时,我已可以挥动翅膀,控制自己的指爪,身上背负的重压却越来越大
  
也许我正在回归自己的肉体,崩坏能大量的被卷入这片天地,某只已死的巨兽,在想办法涅槃
  
“告诉我!!我的主人到底是谁!!”
“只有她,只有她可以无条件命令我!不再是崩坏!也不愿再服从崩坏下达的下三滥命令,来生,我只辅佐与那位大人!”
“我要有我自己的意识”
  
【律者!…是律者,崩坏的使者,比我们高级,有人情味的多!】它夸张的音调再次回荡在周围【我们的目的是相似的,我们的存在是相似的。】

我们和律者,同为崩坏塑造,有着相似的使命。但崩坏只会冷眼旁观,把一堆烂摊子推到面前,叫人家扒下皮囊给它擦屁股。
有着自我思维意识的律者,才是我们真正的神
  
【空之律者,西琳……】
【你是她的眷属,好了,得出答案了,那么,一路顺风~】
  
在那一瞬,意识层里的自我又发生了新的变化,指爪变换成人手,甲壳硬生生变成装甲,我拥有了视力,成了货真价实的人
然而,现实中的那头龙,依旧是那头龙
  
——
  
“吼——!!!”
龙从破败的废墟中重新站起,吼声震撼着大地,整片大地因其力量剧烈晃动着。四块破碎核心的碎片回归体内,吸收了大量崩坏能,在身体里形成了新的中枢
  
没完全杀掉我,是个祸害

我的实力得到极大幅度的增幅,在那一刻,也拥有了智能与意识,可化形为人
在崩坏兽之中,我是个特例的例外
  
——
贝纳勒斯,审判级崩坏兽,最开始是崩坏塑造的律者的眷属。和大部分崩坏兽一样没有智能,但在不断的进化中隐隐有了一些自我意识,在之前概不明显。后在入侵天命总部一战被击败后并没有被符华完全杀死,虽击破了四枚核心,反倒吸收了结晶碎片,大量崩坏能与其他形式能量在体内形成新的中枢复活。实力大幅度增强,对元素和空间的操作更加娴熟,能力也逐渐向律者级别接近。本质为不死身,可无差别吸收崩坏能和其他形式能量,除非被封印或是崩坏消失不然不会真正意义上的死。因而得以不断进化,力量会不断加强。但不论实力比律者次一些还是比律者棘手,都会无条件听从第二律者西琳的命令,在重生有了自己的意识后更是认为西琳的命令是绝对的,对西琳的命令说一不二。也会根据自身判断适当服从其余律者的命令。对自己体内的崩坏能有极强的控制性,不管人形还是龙形不释放力量时周身感受不到一丝崩坏能,所以也能正常的和普通人接触
苏醒后虽拥有自我意识和智能,但认知和情感方面一片空白。一开始在人类社会荡漾,观察人类作息并阅读书籍以了解常识。一方面又在寻找西琳的下落。保留崩坏兽残忍的本性,无视人类社会法律,受到威胁会无差别下杀手。化成人类的形态尚不完整,战斗时释放实力会身着鳞片和晶核甲壳化形成的装甲。平时便装无法收回角和爪子,皮肤比正常人苍白,部分皮肤隐隐约约保留有鳞片,便装穿着宽松外套中长裤,长靴,一直带着兜帽,露出的皮肤部分缠着绷带,以遮住自己的角,爪子和鳞片。不释放力量时头上的角只有5cm以方便隐藏,战斗形态时角恢复15cm长。拳缝间会长出的三道修长锋利的爪刀。人形化形偏上半身偏少年下半身偏少女,实际上并没有性别,样貌比较中性,白发金瞳,身高173【不算角长】,人形有女性性器官。
龙型在原来的基础上有一点变化,虽然没有眼睛却拥有视觉,尾巴上长出勾刺,鳞甲稍比原来繁重一些,牙齿变得紧密尖利
性格方面除了第二律者的事以外其余皆没兴趣,不太会笑,是个面瘫。话题终结者,也给别人一副冷冰冰的不好接近的印象,但处理正事的时候意外的靠谱。有时自称“在下”。称呼西琳为“主人”或者“君上”,是个主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