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假设时间线再动画短片Reburn之后,反正就是很后面
#严重ooc,纯粹乱写,可能就是自己写着玩的,触雷误点
#这里的琪亚娜我是假设她丢弃了曾经的单纯长大的那种
  
冷风卷着雨丝吹进来,冷的她下意识收紧盖在身上的被褥。窗被开到最大,刺耳的车鸣一股脑涌进来,很粗暴的叫醒了她,她艰难的睁开眼……
  
视线内的重影过了好久才重合在一起,她看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配合着天气房间内氛围阴郁的要命。在她还纳闷时,某个家伙毫不给面子开了门一巴掌拍在电灯开关上,没任何征兆。她吓得一个激灵,下意识伸手遮住了眼睛
  
“哇!!”
“醒了?”

他把手中的塑料袋放到茶几上,里面装着罐装咖啡和速食便当,袋子上还沾着水滴,显然出门没带伞,好在下的是小雨,衣服和塑料袋都下场一样沾着大大小小的水珠,他一点都不顾及琪亚娜的感受,自顾自的拍着衣服上的水珠
  
“你是谁?”琪亚娜盯着这个陌生人警惕的坐起来,下一秒骨骼与肌肉传来的剧痛又把她拽了下去,她脑袋便一阵发昏,像被钝器击中了一样
 
来者不语,静静看着她这一系列反应,走过去把大开的窗拉到留有一条小缝,在关上纱窗。
  
“唔,我怎么会……你对我做了什么?”琪亚娜混乱了,她不清楚自己现在什么状态,既想努力回忆起前几天发生的事,又有一连串的问题想问这个陌生人,在高强度的压力下,她的大脑“死机”了,导致她逻辑乱糟糟的,一句话说不上来,痛觉的催化下恐怕意识没比逻辑好到哪里去
  
“我没对你做什么,倒不如说这是你自作自受的结果”这个始终不摘下兜帽,阴冷天穿着中长裤,缠着凌乱绷带的怪人伸手拿出一罐咖啡打开,坐在她对面的座位上,接受了琪亚娜掺杂敌意的目光“这里只是所普通的酒店,你睡了快一天了。至于我,我对你而言不是敌人,而且我认识你。你知道这点就可以了”
  
如果她身上有两把枪的话恐怕子弹早就上膛打过来了,但介于她现在的状态,他还是把两把“没收”来的枪扔给了琪亚娜。
  
“你先冷静冷静,回想的起来之前的事吗?”
“比起这个,你显的更可疑吧……我的事我自己心里清楚”琪亚娜掂量着枪身检查了一下,居然是上好子弹的。对方处之泰然,也不怕她突然开枪什么的,刚刚那个举动反倒是在消抹自己的戒心吗?
  
“我如果是你的敌人我在你昏迷的时候就有一百个方式杀死你,我也可以轻松的将你带回天命,更不会把手枪还给你”
“就这些理由我不足以信任你……”

“你在与那台远程操控机器人的战斗中使用了体内律者的力量化身白骑士月光,可你还没完全掌握它,接下来几天又不断和追兵缠斗,然后你就体力不支昏了过去,出现在这里”陌生人一边说着,一边放下了兜帽,乍一看是个白发金瞳的青年,头上却有两支龙角“而我的动机就是你的另一面,我是你体内律者的手下,所以要协助你”
  
“你是……”
律者的手下,律者的眷属,这家伙莫非……
  
“忘了自我介绍了,我叫贝纳勒斯。在天命总部那一战我见过你,不过,你应该完全没有印象吧”
  
琪亚娜盯着他的角,这个似人非人的家伙没有任何亲切感。可她完全无法把这个人跟自己战场上遇到的崩坏兽相提并论。
  
“我可不记得崩坏生物长这样过”
  
“这不是我真正的样貌,为了方便行动才变成这样的。我被符华打败后自我挣扎了很久,醒来后才有了意识……嘛,扯远了,我知道你不相信,在这长篇大论也没意义。有一点我可以保证,我对你没有任何威胁”
  
“那么你来干什么?保护你的主人吗?”她嘴里啧了一声,看起来是不耐烦了。琪亚娜现今彻底跟身边的人断了联系,连衣服上天命组织的标志都特意被她划了道十字,即使独自一人处境困难,也不意味着要和崩坏势力的走狗同流合污“关我什么事情?”
  
她起身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把两支手枪熟练的插进枪鞘里,但她动作还是有点僵,浑身上下一股难耐的酸痛,脑袋还很昏。
  
“琪亚娜小姐,你还没完全恢复,状态差的很,运用不好你现在的力量。你要再独自贸然行动,很容易被盯上,到时候就没那么好逃脱了”

“这又说明什么?你们这样的存在,难道会是我的盟友?”她已收拾好东西背对着贝纳勒斯,随时可以离开“你没有威胁,也是因为我体内的律者。很遗憾的告诉你,我现在还是一名人类。不需要你追随,而且我说不准被崩坏侵染的你们会做出什么事……就这样吧,多谢你这几天劳心”
  
可是,他却没有要阻止琪亚娜的意思,还坐在椅子上,把喝光的咖啡罐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你要真像你说的那样信誓旦旦,我也不用多费心思,完全可以等西琳真正召唤我的时候再出现,这也应你的意,对大家都好,但事实总要麻烦点不是?”  
  
“咣当!”易拉罐在空中抛出一道弧线,稳稳的落进篓子里,她刚准备打开门把手,止住了
  
“我对你们这些家伙没任何好感,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
“不能想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是在下的失职,我本来就打算不过多打扰你,我只想向你确认一些事。走到这一步,你应该对自己的处境了解的差不多了吧,但你是否真的有能力去接受这些现实?有没有接下去行动详细的计划?”
  
她迟疑了一会,像在犹豫,大半天才转过身,重新找了个位置坐下来,但是始终没有看那个律者的眷属一眼。
  
她有想好怎么应付接下去的事吗?
  
这也叫贝纳勒斯有点头大,他想了一圈,好像理解了她做出这个抉择的理由,也明白了她为什么这么反感自己的原因
  
她坐在窗边,撑着头,外头阴着大半边天,阴影打在她脸上,从那双湛蓝的眼瞳里读出了清晰的孤独与落魄,她一言不发,没有询问的意思,也没有等贝纳勒斯说话的意思
  
“你还在想她吗?那个叫雷电芽衣的女孩……”雷电芽衣这个名字真的就像一道电流,穿过琪亚娜浑身上下,她一怔,瞪了一眼那头没脸色的龙
然后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没情商似的继续说了下去“你离开德莉莎她们,也是因为她的事吧,你害怕在伤害到她,害怕自己再次失控,害怕下一次醒来会真的失去她,所以你选择远离她……”
她被天命利用律者化后失去了理智重伤了芽衣,后来,琪亚娜清醒过来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自己,也原谅不了天命那帮人和崩坏,才会反感贝纳勒斯。

“你就为了说这些浪费口舌的话吗?”
  
“我觉得不是浪费口舌,你的选择是对的,可你的动机太单纯了。你的初衷是想保护她,光是离开就真的能保护好她了吗?没准你出什么事对她更是一种伤害。”

“……你说说你怎么想的吧”她最终冷静下来,也懒得和他争辩什么了,浪费体力
  
“你现在知道的实情有多少,关于你自己的,天命的,还有逆熵的……”
“琪亚娜.卡斯兰那,k-423.这两个身份都是我,我是天命制作的复制人,律者的素体,是个冒牌货,只存在了六年,没有九岁前的记忆……奥托有自己目的,想利用崩坏所以保护崩坏,真正的琪亚娜还在天命总部。逆熵打造月光王座为了解决崩坏,奥托才会阻挠逆熵那帮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会去找逆熵那群人吗?去启动月光王座,找到解决崩坏的方法”
“照目前的局势来看只有这一步可以走了吧”她轻轻笑道,声音有点轻。
就连说出自己是个冒牌货的时候都是风轻云淡的
  
“所以你的目的是,你想找到不殃及性命取出律者核心的方法,想让那个人变成正常人,也想早点找到解决崩坏的方法,一了百了。”
“这是我现在唯一能做的事了,我对真正的琪亚娜和奥托的计划都没兴趣,如果他们阻止我,就是我的敌人,不管是谁。”
“打败他们,不是口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啊,这个你有把握吗?你现在只有两把枪,对力量的掌握还要一段时间” 
“我目前只能尽量避免正面冲突”
  
好像,整个人气质都变了……不像是德莉莎她们说的那个笨蛋,变得冷静果决不少
  
经历过一些大的起起落落,观点受到冲击,人为了适应生活撩下来一堆烂摊子,极有可能会扬弃过去的任性做出改变,一方面被称作成长,一方面其实是杀掉过去的自己

贝纳勒斯有点发懵,他从她的语气里读出了极大的觉悟,自己前面说的话打脸了,琪亚娜应该是做了很久的内心挣扎才选择离开芽衣的,那个第三律者对她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人,她怎舍得离开?不过是现实的重负叫她举步维艰,有时候逃避的念头会从心里钻出来,又被她打压回去,变得非常摇摆不定
可能,这家伙将来会强到现在的自己无法想象的地步,也会失去很多很多。
  
“哼,那好,我会全力支持你……但就像你说的,如果被崩坏侵染我自己会做出什么我也不知道,我不会涉及你的目的和理念,也会保证适当联络和距离,不会乱你的阵脚,这样如何?”
  
“支持我?”琪亚娜挑眉“我可是要解决崩坏,跟你本身就是相驳的吧”

“我们只是崩坏的工具而已……”
“每天徘徊不前,被删除记忆,互相残杀,被控制着破坏。崩坏想制造出一种新生的可以代替人类的物种,但对于试作品的我们来讲,很多人早就对这种生活厌倦了,在下位的崩坏兽也早就会用信息素表达简单的想法了,不过是人类不相信也没有发现而已……我也想让所有人能够解脱,我的性命跟你还有那个人比起来,根本不值钱”
“你启动月光王座要找到四把钥匙,对那个人来说也不是坏事。”
  
“……我们算是暂时目的达成一致吧。你有一点说的是对的,我现在还不够强,未来要面对什么我自己都不敢想象,要是在保持以前的状态什么都做不了”当目光放到更远的角落,便再也不会满足当下的状态。那个曾经说着轻而易举会变成s级女武神的她,现在会去陈述自己实力不足……
“你要先脱离被动的状态,我不知道极东支部叛变后圣芙蕾雅变成什么样,不知道找不找的到你那个历史老师……他的真实身份是第一律者,逆熵的创始人,也许你可以找到他,问问他有什么样的建议,再去寻找剩下三颗宝石的下落”

“第一律者?”
“他一直隐匿在圣芙蕾雅,所有人都没发现。可他身上独有的崩坏气息不会掩埋”
“我知道了,但是我要怎么离开这里”她看向窗外,天已经完全黑了,五颜六色的霓虹在黑暗的背景下非但感受不到绚丽,还有种糜烂感“这里比较偏僻对吗?”
  
“是的,不过天命的人迟早会追过来。恐怕周边地区已经到处都是他们的兵力了”
“你会帮我的吧……虽然我不太情愿叫你出手”
“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我还是做得到的,我会注意手下留情,叫其余下位级的尽力不要伤及民众”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地图

“去人多的地方也不太可能了,我知道有一个医院,你可以乘楼顶的直升机逃走,去往圣芙蕾雅学院所在的人工岛”他在地图上划了个圈,把它交给琪亚娜

她看着地图上的位置,目的地离这里不是太近也不是太远“明天早上我就出发,对了,怎么和你保持联系”
“您体内有律者的力量,通过意识我们就能交流了,琪亚娜大人”
  
大人?
琪亚娜表情僵硬了一下,很不习惯,这家伙怎么突然改口了?这个刻版的家伙果然还是让自己很不舒服
“叫我琪亚娜就行了,我不习惯尊称。即使我体内有你主人的意识,我和你也只是合作关系,你不是我的属下”她刻意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是”
  
“不过,容我能在询问一个问题吗?”
“说”
“琪亚娜你,真是会保持这个状态下去吗?”
“什么意思?”
 
“你的摇摆不定,让人很不放心”
“……”
“你不可能完全放得下雷电芽衣,从前面你的选择就可以看得出来,你为了那个人可以丢弃性命”
“如果她来阻止你的话……”他看到琪亚娜伸手,食指抵在唇间作了一个安静的手势……于是他闭上了嘴,完全呆掉了。
她不愠不恼,甚至在淡然的微笑,有些隐晦的笑容,掩盖了内心的真实想法,这个笑有多假,假到一看就知道是支离破碎的,笑容背后没任何开朗快乐的东西,只有一片可以溺死人的悲哀,让人窒息。
她唯一没变的还是那个很温柔的人
人类啊,果然是让人无法理解的生物
做出种种无法预测的事,变得有无限的可能性
  
“崩坏,不是万能的吗?你有没有什么办法……”
“只要让我记着必须完成月光王座解决崩坏,寻找让人工律者变回人类的方法这两件事就足够了”

“然后,我想忘了和她在一起时的记忆……”
“这个牺牲对你来说太大了,你也没考虑过那个人的感受吧”
“所以我还是那个很任性的人,还很过分。我要是有可以命令你的权限,我希望你可以去保护第三律者”
“……我知道了”

看似被动,实则主动
无法待在她身边,抵有放任自己行动,解决一切威胁,才能彻底做到保护她想保护的人
换个角度来讲,她这样的做法也是在另类的伤害人家
可是,现在的琪亚娜没有过多的选择了
  
崩坏能粒子在身边跳跃着,这些光点美丽的不行,假若它们不是一味象征毁灭的东西该多好。随后,光点跳跃进了琪亚娜的梦境,那里装着一切她的过去,她在梦境中跟随着它们的步伐,一路上像在看走马灯一样
  
她在学院里,跟那位温文尔雅的学姐见面,经历了很多很多,一直到现在,她刚想伸手去触碰那个人。只听碰的一声,一个个画面碎成点和线,她也掉进了无边的深渊里
  
现实中她倒在床上,做着一场不切实际的梦。眷属早就离开了,这一晚不长不短,对女孩来说一些重要的东西却被丢进了角落里。夜幕终会消散,白昼终会来临。第二天大家依旧在崩坏的世界里各忙各的,苟且偷生。
  
于是,在无人无声的环境,这个唯一可供逃避的空挡。她明明没有做噩梦,泪水还是悄悄涌出来,顺着她脸颊滑落下来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