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龙与狐狸【短打ooc,日常向】

#假设贝纳勒斯去了八重村儿和绯玉丸的互动
#和原作没有叼毛关系。这里的贝纳是自设的拟人设定,可以在空间翻到

这里是存于过去的一个片影,对于现实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小村落还原了极其朴素的原始风格,这片空间范围不大,那条名叫汐见川的河走到头就没法在往前走了。如果不是这些来来往往的人每天只会重复做相同的事,把这里逼真的假象与现实区分都是有点困难

空气里游弋着正常人感觉不到的崩坏能的味道……舔过指爪,一阵酸涩的味觉传过来。

从无边的黑暗中解放出来,只不过换了个漂亮点的笼子吗?
可没有谁专门为几万年的孤独魂魄塑造囚笼。这里更像被现实世界抛弃灵魂的归宿。

撇开一个个晦暗的背影,游荡在竹林间河川上的小身影很显眼——头上一对明显异于常人的狐狸耳朵,还长着四条狐狸尾巴

“大姐怎么还不回来,都这么久了”
鱼篓的鱼还活蹦乱跳的,刚抓上来没多久,她身上的衣服被打湿的地方还没干。一扎扎草药整整齐齐捆好绑在包袱上,野菜叶子从包袱空隙里钻出来。
配合她形单影只,有这么多东西已经让人觉得很吃力了,何况还有一堆沉甸甸的矿石呢?
小狐狸在空中飘着飘着,背上的袋子哗啦一声散了,大大小小的矿石滚落在地上,有些弹了好远好远……

“唔诶诶?!等等!!怎么这样啊!!”猝不及防的意外使她手足无措,即使第一时间去抢救那些宝贝石头,还是有很多矿石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我花了好久才找到的啊!”

“啪嗒!”与此同时,篓子里的鱼蹦哒了几下,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到了地上

你能相信她就是那个第十二律者吗?
那个传说在上个纪元曾控制全球的核武器,把人类逼到角落里的律者

她全心全力的寻找自己的宝贝矿石,也就没注意到不速之客,他从刚刚就一直在犹豫,不善言辞的某头龙根本不会和人打招呼。许是给了他机会,他走上前,把还在地上翻滚的鱼丢进了鱼篓里

“噗通!”鱼摆着尾巴,不客气的溅了贝纳勒斯一脸的水。在草丛中的狐狸“团子”耳朵刷的一下竖起来,慢腾腾的转过头……炸毛了

“呜哇!你,你是谁啊?!”她好不容易捡回来的矿石再一次乘机从她手中逃走了“我不是什么怪物……别杀我啊!”

“……”于是,他指了指自己的角,心情复杂“我不是那里的村民,你放心”

龙是歪打正着找到这个地方的,他本可以随时开启空间传送离开这里,崩坏能塑造出的幻境空间多了去了。当他三指交错还没打出一个响指扭曲空间的时候,律者独有的气息让他止步,从有兴趣到没兴趣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于是便随性的改变了自己匆匆忙忙的计划

看她的模样,像极了唯唯诺诺的小狐狸,还是不敢轻易靠近贝纳勒斯“那,你是谁……你头上那个是什么,你不是普通人吧”

“你的那个大姐还是长着狐狸耳朵的女孩子呢,我长个龙角又怎么了?……我只是暂时来到这,过段时间就走了,不会惹麻烦”他一边说,一边勾了勾爪子,躲进草丛的矿石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拖起来悬浮在空中,又老老实实回到袋子里

“要我帮你吗?一个人很吃力吧”他自顾自说着,还没等绯玉丸答应就擅自把人家的包袱全部甩到肩上了

“啊……嗯,谢谢”绯玉丸有些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已经很被动的跟在贝纳勒斯身后飘悠了,一边还给他指路,怎么回到八重神社

“对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大姐的?”
“偶然在战斗时碰到的吧……”在外大把大把时间都在战斗,和女武神有冲突早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连他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怎么适应这种生活的“之前我还好奇,八重樱并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她平时不出击都是回这里的吗?”

“哼,我还等大姐的油豆腐呢,不然要我饿死在这啊”

“借用他人身体获得行动力,灵魂在此休养生息吗?”贝纳勒斯环顾周围,像是装了一个人的记忆,这片空间无非把它具象化出来而已“……真是拿的起放的下”他轻笑了声,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不知在感慨什么。能把仇恨以一句“早已不记挂在心上”丢到一旁,普通的俗人可是做不到的

“你在笑什么啊?”
“没什么,失礼了……对了,我们是不是绕远路了,怎么走了这么久”
“村民会把我们当成妖怪的啊,我可不想被他们拽光尾巴上的毛”
“怪不得我飞过去的时候他们叽叽喳喳的”
“噫。”

背上的材料沉甸甸的。她体格不大,她目前的能力也不可能两手空空就让东西浮在空中一路飘回去,突然就觉得她平日里也不容易。比起律者,到更像是精灵一样的生物

话题截止后,某头龙是话废的老毛病又犯了,后面的半程路就显得略枯燥,绯玉丸发现这个家伙什么话题都编不出来,比大姐还死板。

途中经过一片略显荒芜的地方,大大小小落满了坟碑,其中有一处提名【八重凛】,莫名觉得这三个字晃眼的很,他便只低头专注走自己的路,无视掉周围的一切

在过不远,顺利到了神社,他卸下包袱,落在地上“咚”的一声。人类古时候活的真够贫苦,还能在这种多灾多难的世界下生存,也不得不讲一句命大了

“嘿嘿,谢啦”
“你们日常不是只要供的起自己吃喝就够了吗?怎么要找这么多杂七杂八的东西”
“这些东西要拿去给神社纳奉兑换,总之都是有用的就成了”

“还是你大姐告诉你的?”
“当然了……话说,你是怎么和我大姐认识的啊”
“我不是她什么熟人,一见面就打架咯,打完各收拾各的走人”
“什么?!”

贝纳勒斯没有动,坐在一处,接受了绯玉丸的审视
“你……你是崩坏兽?!”
“可以这么说吧,你发现的好慢……”
“我反应才不慢,你一上来就没头没脑的也不说自己是谁,鬼知道你什么身份啊!”
“那你一开始认为我是什么?”
“妖怪……”
“世界上可没真正的妖怪”
“哼……也就是,我大姐出门总是这么久都是你害的吗?她要执行那么长时间的任务,所以不回来了?”
“这个……你要去问休伯利安号的现任舰长了,我也是个有手有脚有脑子的人,可不想凭空惹麻烦啊”
“真讨厌……我每天在这快无聊死了”她气呼呼的浮在空中鼓起嘴,像在赌气一样,贝纳勒斯克制住想戳她脸颊的冲动

“你很喜欢你大姐嘛”
“喜……喜欢个头啊!她天天使唤我!我都快没律者样了……”也许尾巴真的能很直观的反应情绪,她身后四条尾巴因为激动晃悠了几下“不是看在她做的料理好吃,为人也好……我才不会跟着她……”她说话声音越来越小
“我记得,人类有句话叫做口不对心”
“闭嘴!再说烤了你!”
“好好,我闭嘴”
贝纳勒斯伸手,作出个投降的手势。

本来还在意绯玉丸知道自己还是律者这件事,对于过去,她真的就没一点想法吗?就把律者这个词轻飘飘挂在嘴上,说完也就过去了
每一个律者在生前无不受尽了世间的刁难,从不被当人看过

但是,去询问一个已经得到救赎的人,这样的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说出口了,算得上很没品了吧

这个残酷不仁的世界哪里会有完美的结局,方才的墓地那样晃眼,恐怕就是因为留下了遗憾。他不知五百年前发生过什么,到现在依旧能嗅闻到沉淀于历史中的苦涩与血腥。所以一个人是多少渺小,较真这些事都会活的很累,又是怎样才会让她们遇到正确的人,无论被伤害的多深,也能原谅先前的一切苦难。

他看着小狐狸坐在旁边晃荡着腿,心不在焉的歪着脑袋,怕是什么都没想过吧。

他突然很想捉弄她一下,就把手伸到她头顶,捏了捏那软软的狐狸耳朵

“哇!你干什么啊!…呜……”她再次意料之中的炸毛了,蹬踢着腿抗议着,凶巴巴的气势还没维持一秒,整个人就软了下去“快住手…别摸我耳朵……”

贝纳勒斯马上照做松手了
但是一转注意力,把罪恶的爪子伸向了尾巴……

“你!……你这只混蛋龙…你干什么……我迟早烤了你”她耳朵耷拉下去,有点发颤
“原来耳朵和尾巴很敏感吗?”
“……那还不快松手!”

……在他松手的一刻,她逃也似的飘远与他保持一定距离,把尾巴紧紧抱住,梳理上面被揉的凌乱的毛

贝纳勒斯则有点好奇的撑着下巴看着她

“看什么看啊…”
“不,我只是觉得……也许绯玉丸大人在律者间也很受欢迎呢。”
“……”

贝纳勒斯顺利收到了十个火球作为“回礼”
……虽然对他好像没什么用

“别生气了,我错了不行……下次我帮你找十个银辉矿”
她气呼呼的别过头,理都不理他
“鱼也帮你捉?”
“你是不是还要找勾玉来着?”

“别以为这样就能算数了……等会我告诉大姐,看她怎么收拾你”看她总算搭理自己了,某头龙也松了口气……其实还是蛮好说话的,只是比较别扭而已
还是个小姑娘啊……

“那我只能先开溜咯”
“喂!”
“你大姐也快要回来了,我被她发现不太好吧”
“你怎么知道她要回来了?”
“这种不大不小的空间很容易发现它的变动”
“空间…那你……”
“我是空之律者的眷属,贝纳勒斯”
“原来如此,还会有你这样没礼貌的眷属……那你下次还来吗?你别忘了你刚刚跟我立的棋子啊!十个银辉矿十个勾玉十框鱼!”她好像还没消气的样子
“与律者之间定下的承诺,食言可是要被视为耻辱的”他打了个响指,打开空间传送的门“那么,再会吧,跟你相处很愉快,绯玉丸大人”

这个长着龙翅膀的家伙挥了挥手走进传送通道了离开这里,气氛一下安静了起来,让她稍微有点不适应,她歪着头,揉了揉自己的耳朵。

直到她听到熟悉的声音,八重樱执行完任务回来了……
“大姐你回来啦!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要去哪里呢?”她一下忘光先前的不快似的,兴高采烈的朝那位樱色长发的巫女飘过去……
……
——

贝纳勒斯回味着刚刚发生的一切,竟不知心里那份动容从何而来。撇去她的律者身份,和普通人几乎没有区别

无辜的女孩被杀人犯杀了,就是杀人犯有罪,而那些下三滥的人渣,还能顶着一张涎臭的脸高呼【人类得救了!】

因为无能才会惧怕律者,才会强加给巫女不该有的责任,才会把无辜的孤儿抓进巴比伦实验室,才会把牺牲当做理所应当的事
崩坏的世界从不需要无能的废物,人类中几个得以称之为人?
好在自己是头龙,人类是死是活,又跟他何干

既然这样,他到底在动容什么呢?

巨龙飞在高空中,双翼击打着云层,他不断向上,直到地面上的山川河流在视角中小到巴掌大小。他俯首,宽阔的视野,却不知去向

他在想他的主人是同样受到种种恶意与刁难的可怜人……要到什么时候,她也才能得到救赎,放下过去不堪回首的往事
……可能,只是不想西琳过的这么累,仅此而已,所以动容……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