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噬身之蛇》(Reburn后续同人)

#本来上次即性写的那篇Reburn后续只想当做短篇,写完了让大家自由脑补的。但是有读者说想看后续,于是就考虑要不要开坑了
#和原作没有叼毛关系,也有原创角色出场。我引用了原作中那个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米高扬组织为基点,想看看执意离开天命的琪亚娜会创造什么新的传奇。因文笔这种东西实在抢救不过来,可能会ooc,望轻喷,触雷误点

战役过去已有些时日了,犹如经历过重大自然灾害的废墟,对天命总部造成巨大规模的破坏,仪器右上角统计出来的天文数字是那一次战斗过后的损失。作为天命主教的奥托.阿波卡利斯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顺手就把经济损失这一项跳过去了,其中还包括他被一扫而光的私人金库。
  
和面临破产焦头烂额的资产家不同,这是个二十几岁外表下活了五百多年的老滑头,在他无趣的人生中,意外已经寡淡到让他提不起兴趣。天命总部依旧半死不活的吊在那,倒是部下们忙前忙后,努力尝试让“摇摇欲坠”的空港重新恢复以往的生计——杂七杂八的烂摊子就被他顺手撩给下级去了
  
他眼里只有两种东西,有趣和无趣的。那些旁人嗤之以鼻的,成了这个几百年岁的疯子唯一会感兴趣的东西,比如说,崩坏
  
屏幕上的白发少女像一匹孤傲的狼,可以明显看到她周旁的光线被扭曲着,除了那双金色的眼睛,其余的场景都很模糊,一股无形的威压感从毫无生气的荧幕中流出来,当时记录这珍贵映像的人估计是颤抖着双手完成这项看似平常却艰巨无比的任务
  
k-423,空之律者的素体。
  
他慢条斯理的倒上一杯冰镇好的香槟,这位优雅的贵族,同周旁那些散落一地的资料文件格格不入,杂乱的公文变得更像是垃圾。品尝着香槟酒的醇香,他意犹未尽,与律者化琪亚娜霸气,不可直视的眼神不一样,奥托对律者这样的存在,眼里半是敬畏,更多的则是狡诈。在漫长岁月中掌握了常人所无法理解的科技与权利,没人确定的了他是否胸有成竹,自己心里想着什么点子,也抵有自己清楚。
  
可惜,他的傲慢难能的渲染不开了。毕竟现实真的跟那些一塌糊涂的垃圾公文一样,又乱又难堪。
  
“奥托大人,追捕k-423的A级女武神部队失败了。”电子门打开的瞬间卷进一大股风尘,实际上,丽塔已经按了两次门铃,奥托都没有听到。所以当这位女仆进来的时候,他还有些意外
  
“将详情汇报给我。”他进入状态也很快
  
“我们先后派出了两支队伍,还有不少情报部门的人遍布k-423所在的方位进行地毯式搜索。三次对k-423进行正面阻截,均以失败告终,并损失了不少战术机甲,详细数据还请您清点”
  
她将抱在胸口的蓝色密封袋递给奥托,主教仅是形式上的拿起,翻出一两张报考看了两眼,随后问道“有记录过她逃离你们追捕的过程吗?”
  
丽塔便将视频文件输送进主机,机甲,女武神部队,还有她们的目标k-423,正在都市内部进行一场拉锯战。钢筋水泥铸建的丛林成为战场,好几个高怂着的大楼某处发生剧烈爆破,可以看到几个人被扔出玻璃窗掉了下去,很遗憾不是琪亚娜,而后,那些机甲在经过公地时被吊车的起重杆砸中要害,倒是他们的目标在视频里没露过几面。后来有一道强光闪过,视频结尾仅剩和报废电视机一样的雪花屏
  
“拍摄视频的无人机也被摧毁了,所幸视频文件还保留住这一段”
  
“试作型装甲,白骑士.月光……我记得,她不是在之后也逃离了德莉莎所在的舰队吗?按理来说不应该有这种装甲扶持。”奥托退进视频好几次,看到一个不显眼的白色“幽灵”从火车站一角闪过“……她已经进步到了这种境地吗?除了律者的力量,还有什么能解释,她能在两支A级部队的围剿下逃脱……”
  
有意思……
奥托眯了眯眼,心里燃起一丝形容不出的情绪
  
“你们三次围剿,都是以这样的结局收尾吗?”
“不,第三次围剿失败的消息是今天早上刚刚下达的。她的力量是越来越强,所以我们打算延长作战来消耗她的体力的……”
  
“如此说,这次失败应该是个意外咯?”奥托挑眉,再次把酒杯斟满“那么,第三次围剿为何失败”
  
“我不清楚是不是巧合……早上我们所在的方位出现大量崩坏兽,k-423也在暴动中逃离追捕”
  
“崩坏兽?”
  
“对,自从k-423律者化以来不少区域经常出现类似的生物暴动,据推测是受律者造成的崩坏能波动影响”
  
那这是不是巧合呢?
没准真的会这么巧
然而奥托心里的直觉却撇开了现有证据,明确告诉他这些崩坏走狗们是受琪亚娜指引刻意阻扰他们的。眼下的证据又在极力唱反调,一是k-423虽有进步但无法完全掌握律者的力量,二是近期这样的暴动过于随机。他也无法枉自下定义。
  
这也作证了,k-423至今还在不断变强吗?
那么她为什么逃走,害怕控制不好这份力量?
她是加速崩坏的关键,是不能放过的棋子,若是这样的人被他以外的人抢先一步夺走,他就显得很被动了
  
“通知幽兰戴尔,叫她立刻赶往总部,追捕k-423。”

“幽兰戴尔大人目前还在出征讨伐暴动的崩坏兽,如果强制性唤回远征队,那都市内暴动的崩坏兽与死士怎么办?我们目前没有能拿的出手的多余兵力了”
  
“我相信你们在天命时间长了都懂得一个道理,要与崩坏对抗,就必须要有牺牲。”他语调婉转,再次用冠冕堂皇的谎话,为自己的私心粉饰太平“如果成功抓捕k-423,她的价值远远超过那些无名群众的牺牲,而他们,也会为人类抗争崩坏的使命作出贡献”
 
丽塔听着他歪曲的说辞,依旧面无表情,就像失去人情味的机器,不会对道德下线这一类东西反感,于是,她再次用机械化的语调回问道“我们目前的问题在于,即使唤回幽兰戴尔大人,又怎么确定k-423接下来会出现在哪?”
  
能去哪?一个连明确计划都没有的人,第一步自然会去找线索。即使手头上没有任何能作证他心里假说的证据,奥托还是咬定,她会去圣芙蕾雅。
  
“放心……毫无方向的人是逃不到哪去的。你通知幽兰戴尔,回到总部带足兵力立刻前往极东人工岛上的圣芙蕾雅学院”
  
“我明白了,主教大人”丽塔向奥托行了标志性的礼。转身欲离开,却在刚要跨出门槛的那一刻被奥托重新叫住“对了,还有一点,告诉幽兰戴尔她们注意留手,保证圣芙蕾雅学院不受太大规模的破坏,那可是德莉莎最心爱的玩具。”
  
丽塔便转身,像在表示听清楚了他的命令而重新鞠躬行礼
  
“丽塔,如果你还有空,我希望你能帮我通知一下符华”
 
“是时候叫德莉莎回家了……”
  
——
  
她逃离追捕显得匆匆忙忙,所幸琪亚娜的方向感还算好,顺利到达人工岛。能让她短暂庆幸一下的是,耳朵终于能在直升机螺旋桨的轰鸣中解放出来了,即使这是一架小型直升机,噪音依旧震的琪亚娜耳朵有些发麻。
  
这不过达到第一步,很快偌大学院里不正常的寂静将她笼罩起来,整个过渡期只有五分钟不到。琪亚娜一时间有种错觉,那个崩坏兽与女武神部队混战的都市和这寂静的像是死人墓地般的学院如同两个世界。
  
她迷惘的在学院广场上徘徊着,绿化带被修剪的整整齐齐,草地上却落满了白色垃圾,晃眼的不行。一旁早就干涸的喷泉,笼头上结了一张蛛网……
  
带着一股毫无由来的熟悉感
  
琪亚娜总觉得自己并没有来过这,当她顺着本能在学院内找路的时候,发现自己根本不需要地图。似乎这里标志性的带有浓烈宗教风格的建筑物就是自己最好的指路牌。她今早起来就有种恍惚感,直觉一直在提醒她忘了很多重要的事,无论她怎么想都想不起来。她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她一直在被人追杀,要去逃离那座被埋伏的都市,来到圣芙蕾雅学院,去找一个历史老师可能会留给自己的信息……
  
理由,她也讲不上来。昨晚她梦到一个模模糊糊的背景,是一个比自己高一些的女孩子,有着如瀑般的黑色长发,琪亚娜面对这个人单薄的背影,心里某个地方却在不住的动容,哪怕她没有任何印象,于是,从意识深处传来一个声音,告诉她这个人对自己很重要,而她要做的就是要帮这个女孩,找到让她变回人类的方法,那个女孩是第三律者……
  
【你要完成月光王座!】一个肯定,带有命令意味的声音叫喊了千百遍,仔细听还有点像自己的声音
  
醒来后就看到桌上的枪,一个文件夹,还有一些便利食品。文件夹里有通往圣芙蕾雅的地图,近乎标记了所有地下下水道走向。以及那位叫瓦尔特杨的历史老师在圣芙蕾雅的简介,最后留有一张字条,是那个给她这些线索的线人写的,他说自己是她的合作人,早上六点十分这座都市会发生一场暴动,你要避开风头走下水道,逃到医院乘顶楼的直升机离开。

莫名其妙的展开,按照莫名其妙的程序,莫名其妙的完成这一切
  
每个教室都像被强盗洗劫了一遍,墙灰碎石满地都是,黑板上还写着几个被擦了一半的公式。桌椅歪七倒八的倒在每个教室不大不小的十几平米内,有些教室的玻璃窗还被砸了个不大不小的洞,裂纹密密麻麻的以破洞为中心蔓延。
  
翻找了一圈,她就找到几本历史教材,翻了几下,也没什么新奇的东西。其余的,可以和废纸划为同等。
  
在她整整搜查了两栋教学楼,终于在其中一栋的最上层发现了瓦尔特杨的办公室。办公桌上的教材已落满了灰,地上还有一个被砸碎的花瓶……
  
琪亚娜眼神暗了暗……也许,这个学院以前,本不是这样的……
  
“唔……”突然,像被一股无形电流击中头部,她脑袋一阵钝痛,导致手中翻出的一些文件从她手中滑落出来。几个片影快进似的从眼睛忽闪过,有两个场景,其中一个是一所学院,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中午,学生三三两两游荡在学院内;另一个是仿佛人间炼狱一般的光景,操控空间与崩坏兽的律者所到之处寸草不生……那个律者的样貌和自己几分相似,不,可能就是自己
  
她心中某块不安正在发酵,某个不正常梦魇般的声音在对她讲【大家变成这样,都是你害得】
 
【你不是人类,你是律者,是第二律者的素体。所以要远离那些孩子】
  
“哗啦……”她没拿稳,资料柜顶上的那沓文件砸了下来,有些正巧砸到琪亚娜肩上、头上,她蒙了好久。颇为无奈的叹气,蹲下来把地上试卷与教材一个个理起来,心不在焉……
  
这幻觉不是过去就过去的,琪亚娜本身也没生出什么疾病。她一个星期内好几次看到了相似的幻觉,更让她烦躁的是,明明她没有丝毫印象,那场面就是叫她厌恶的不行,全都是自己不愿看见的,还伴随剧烈的头痛。所以她才会惶惶不可终日,总是形单影只
  
这么想着,也许自己并不是在做毫无意义的事。
哪怕在怎么不堪,她依旧不愿意去害人。在他人的陷害下她负上了多个不好听的名头,什么律者素体,复制人。她还是始终没忘记卡斯兰娜家族骑士这个身份,即便现在看来,骑士的名号已相当寡淡。
  
终于在把乱七八糟的纸张理到一半的时候,她发现了一个信封,也没什么格式,封面一角潦草的写着【致:琪亚娜.卡斯兰娜】这封信是在一堆历史试卷中滑落出来的
  
瓦尔特先生给自己的?
  
【Welt:
  致琪亚娜.卡斯兰娜。在写这封信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确定你是否能找到它,我仅能确信一点,如果你有幸发现它,证明你的现状还不算最差。我想,你对我这个教历史的印象不深,极少怀疑过我的身份,我便不对自己的身世做过多说明了,因为,当你看见这封信的时候,我已杳无音信,甚至所剩时间不多,离死不远了。
  我听闻过关于你那惨烈的战事,对于你的不幸我也十分同情。相信你经历了这般起起落落,你也悉知了关乎自己的身世。我便猜测你会当机立断与天命组织的人彻底切断联系,如果你做出这个决定,在此我很清楚的告诉你,从今往后,天命组织的人只会是你的敌人。某个狡猾的疯子势必还在寻找你的下落,那些妄图凭小聪明利用崩坏的人,比崩坏本身更加可怕。
  你是要选择放弃抵抗成为崩坏的一份子,还是想依靠自己的力量脱离崩坏的控制。我想你心知肚明,你是没有选择余地的。即使我知道,这对你相当不公平,你不应当背负这么多本不属于你的责任。可现在,很多未知的真相等着你去一一破解,我由衷恳求你始终不要放弃希望,也为了那些爱着你的人
  过问的话就到此为止吧,你应该在对自己目前形单影只的劣势一筹莫展。你首当其冲的任务是寻找新的伙伴。对于旧友我想你是不舍的,介于你现在的状况,不管是双方能力还是自身立场。估计不太可能在与她们见面一路相随。过去这么多听起来像是扯淡的事情,我推测你已经成长了不少,而后的路仍旧相当艰巨,但我想,你不会忘记卡斯兰娜家族的骑士精神,你一定会做得到,前去完成月光王座这一项任务
  你今后的行动要避开大众目光,正面战场背后的暗线是你最好的栖身之所。在之前我也从来没想到,那些被大家忽略已久毫无存在感的一群人,出乎意料的答应了与我们合作。如果在今后,若你见到有人对你出示标识,是一只咬住自己尾巴的巨蟒的话,请跟他们走,去一个叫米高扬的地方,那里将会是你新的开始,负责接待你的是一位富有作战经验的沉稳人士,她会保护你的安全,可能之前在不经意中你已受到他们暗中相助。在新团队中建立威望需要头脑与能力,我也希望你能得到他们的信任,请主动配合,相信我。
               
                                                           瓦尔特.杨】
  
她把信件收好,又在一堆纸张都已经泛黄的试卷中翻到一张三十多分不及格的考卷,上面写着一个大名,琪亚娜.卡斯兰娜。
  
原来我也曾在这个学院就读过吗?
她苦笑着,别说是以前的记忆,就连以前的自己,她都快没什么印象了。这封信的内容就像一记无形的镇静剂,方才焦躁的内心,此刻莫名平静了不少,还惨杂了不少疲劳感。
  
一面当着历史教师,一面又是逆熵盟主。身子只有一个,行为却上演判若两人的身份。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信中的内容全都是他单方面的猜测,却猜的八九不离十。唯一没有对上号的,只有琪亚娜已经忘了自己那些“旧友”。她也在怀疑,难道幻觉里出现的那个黑发女孩子,就是自己曾经的友人吗?

至少她现在找不到什么线索
  
“轰!!”宛若建筑物石料砸在地上的闷响,没有一点来头的从窗外传进来。寂静被撕碎了,琪亚娜吓了一跳,她抽出腰间的枪,把手中杂七杂八的文件扔了一地,又把信封小心翼翼收好,有些匆忙的离开这里,本来还想着能不能在找到些别的有用的东西,但危机感告诉她已经没时间了
  
她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楼道内死一般的静与那一声响动呈一种夸张的反差,加速发酵着不安,这加速了她离开教学楼的念头,她顺着安全通道走着,在紧张的作用下时感迟钝了,上来的时候没什么感觉,下楼时却在抱怨为什么这教学楼这么多楼层,有种下的楼层变多,目的地离自己十分遥远的错觉
  
直到强行几枪崩掉锁住安全出口大门的锁,推开布满灰尘的门。犹如走进了一个非常不美好的“新世界”,落满白色垃圾的广场变成了落满白色尸体的坟地——满地都是死去崩坏兽的尸体。
  
粘稠的荧红色液体还在顺着地砖的纹路缓缓蔓延着,崩坏兽的断肢处发散着细小的崩坏粒子,切面十分平整,似乎全是致命伤
  
琪亚娜心里暗叫不好,难道自己已经被天命的人发现了?看起来,派来的人绝不是等闲之辈,至少是接近S级的A+。
  
于是她加快速度离开,一路上满地都是死士和崩坏兽的尸体,怎么会凭空出现这么多崩坏生物?她假想了下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问题,又马上把这个假想推翻了。这些低位的兽群只会被高浓度的崩坏能所吸引,琪亚娜是律者化过,但她不使用能力,还是和普通人无异的,依旧会受到崩坏生物无差别的攻击。
  
难不成是巧合?
世上又哪里那么多巧合?
天命总不可能抓一个人还傻不愣登放一群崩坏生物出来吧,自己找麻烦
包括早上那一场惊心动魄的逃亡,都是有人刻意算好的……
  
她停下脚步,面前的路被堵死了,建筑物被破坏的不成样子,废墟石料山体滑坡似的把前面的路围的水泄不通……
方才那声巨大的闷响就出自于此。
  
不好……
  
若说是自然发生的崩坏灾难,琪亚娜也不会这么惊慌,她就怕是人为的。忽的,信封中那个出现过一次,毫不起眼的名词,终于开窍一样在记忆空间里闪烁了一下
  
米高扬?
  
连名字都是那样毫无存在感,不由得觉得这个组织整个就是个幽灵,潜伏在那些傲慢大人物看不见的阴暗角落,一声不吭积攒力量,终有一天会爆发
  
问题是,不是说这群人会是自己的帮手吗?这又是什么意思?
  
琪亚娜有点转不过弯,眼下的形式又在逼她放弃做多余的思考,离开这所学院才是正道。当她发现路被堵死立刻准备掉头另找出路的时候,变数又这样来了
  
她突然感觉到身后刮起一阵冷风,有什么尖锐的东西正对准自己的后背砸过来,这一切都是这么突然,她想跳开与对方保持距离已经来不及了
  
正当她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开,心想着【完蛋了】的时候 结果又是出乎意料的……
  
她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衣服上沾了一些荧红色的液体,面前多了一具尸体。和那些已经凉透的死体不同,是只刚宰的,切口依旧平整
  
她体验了把惊魂未定的感觉……
  
“罪魁祸首”就在她旁边,琪亚娜感觉到自己冒出了些冷汗。她侧过身,看见对方正慢条斯理的甩掉刀刃上的血,对方持有两把刀,其中一把尤为奇怪,刀柄的设计配合整个刀身,远远望上去有点像个“∞”符号,刀刃折射着青幽色的光泽,似乎蕴藏着未知的力量,也让琪亚娜有点不寒而栗。另一把则拥有红色的刀刃,从来没见过,和以前看到武器图鉴里的“赤染樱”、“丹樱”又有些不同,刀柄和刀背更像是用什么生物的脊骨打造成的……
  
她现在的状况真的差的要死,若使用体内那股力量强行战斗,怕不是打着打着就可能昏过去……她远离了些倒在一旁的尸体,好在是帮自己解决了这个麻烦,也没在之后一上来强行抓捕自己,应该不会和起冲突?
  
还是说,这个人会是米高扬的人?
  
“您就是,琪亚娜.卡斯兰娜小姐吧”那人收回刀刃,转过身。琪亚娜这时才看清对方的长相,比自己高一个头,黑发红瞳,看样貌是个年纪也没比自己大多少的女青年,身着一身黑红相间的装甲。
  
“正是……”对方没任何敌意的样子,琪亚娜却没有放松警惕,紧握着手中的枪。
  
“请你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我受到你那位线人的委托,是来帮你的,你认识004吧,就是帮你逃离天命追捕的那个人”
  
004……她是再说贝纳勒斯吗?
 
“能否讲清你的身份?还有,你来找我要做什么” 
  
“我不是天命的人。抱歉,一味的说辞居然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炎罗,但我不是什么女武神。我只是为了对抗崩坏而被培养出来的士兵……我此行的目的……如果你找到瓦尔特先生留给你的信件就不需要我再多说明什么了吧,还是说你没有找到”
  
她看着琪亚娜一直拿着的那个文件夹,里面装有地图,信封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琪亚娜终于把枪收回枪鞘里,但她觉得不能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跟她走,她看着那只崩坏兽的尸体,还有远处这家伙被切的四分五裂的同伴“这些,都是你做的?为什么崩坏兽会出现在这,还是那个004搞的鬼吗?第二,为什么他只有代号?”
  
“他确实是个怪人,对,崩坏兽会害怕他并听他的话,但他也不是律者,他是半个月前刚刚加入我们的,简介一片空白,很多地方信息都是伪造的,他身份证上的名字不像是他的真名,我们更多用代号称呼他”
  
“即使这样也能过审加入你们?”
  
“因为他提交的过审材料是两百颗崩坏帝王的核心,我们只收有战力的人”她笑吟吟的说道,像在打趣“从他的处事风格来看他不会做多余的事情,而这些下位级的崩坏兽,暴动的原因除了受到比自己等级高的存在控制以外,还有就是大规模的战斗和浓度极高的崩坏能了”
  
“你是说,这些家伙是受影响才被吸引过来的吗?”
  
“差不多,反正,包括你逃离的那座城市,崩坏兽的暴走都是人为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尽快跟我离开。我服役的组织名叫米高扬”她掏出一枚徽章,上面雕刻的噬身之蛇反射着淡弱的光芒“天命的人已经派出部队向这个人工岛进发了,我们的部队拖延不了多少时间,奥托那个疯子肯定会放弃对抗暴动把主要兵力派过来。而这些家伙大概感受到远处战斗的能量波动才会暴走,它们在这一方面比人类敏感的多”
  
炎罗踢了踢自己身旁的那只崩坏兽的尸体,忽的,把手中的徽章扔给了琪亚娜。意料之外,琪亚娜差点没接住“您是聪明人,琪亚娜小姐,你别无选择。这个徽章其实是为你定制的,以后会用的到”
  
要么加入米高扬,要么被天命的人带走吗?
难怪贝纳勒斯能轻易混进去,这个门槛和没有一个样,不过,他们真的不会怀疑那家伙吗?尤其是身份,一头审判级崩坏龙加入人类的组织? 
  
她盯着徽章上的蛇,有些让她不舒服,她有些犹犹豫豫的最终把徽章放进口袋里“我跟你走”
  
“好,那以后我们就是同伴了”她打了个响指,很愉快的样子“请跟我来,我们的部队在岛上另一处沿海地带等着你”

她十分的被动,跟在炎罗身后。走出学院一定距离后,终于摆脱了大大小小的崩坏兽尸体。路程也不算长,琪亚娜却总觉得很尴尬,她还是觉得有些没头没脑,甚至觉得贝纳勒斯那个家伙没跟自己说明白一些事,另类的卖了她一把
  
不谈出发点是好意的话,真的就是单纯的卖队友了。毕竟,那头该死的龙鸽了她!不是说好了逃出去之后见面吗?人呢?第二平白无故扯出了一个乱七八糟很迷的组织,她有点接受不过来
  
“对了,米高扬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还有,你们不会对004有什么疑惑吗?这么莫名其妙的一个人……”
  
“你也觉得他莫名其妙,那我就放心了,怎么?让你觉得很反感?”
  
“反感到不至于,主要是鸽了我……”
“呵,他一般都单独行动,才不管鸽不鸽别人……”炎罗不削的嗤笑的一声,看起来她也是一名放鸽子“受害者”?
  
“米高扬一开始只是一个小组织,后来势力才慢慢扩大。但仍没有和天命逆熵正面抗衡的力量,我们一直活跃在敌后战场,从不和两大组织起任何冲突,世界蛇虽是一个组织却没有形式上的总部,遍布范围广但不集中,除了中央设计局的元老还有点威望,基本上上级已经算是个摆设了……”
  
“至于004嘛……”
  
已经走到小岛沿海地带,她看到一个小型的直升机部队停在那,螺旋桨特有的噪音重新传进琪亚娜的耳朵里
  
“他的原话是,‘即使我现在说出我的身份,你们也不会接受。合作到后面我自然会把真实身份告诉你,前提是我要见到琪亚娜安全来到米高扬’……”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