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大概是自家黑龙的日常故事吧,一个小短篇

写这段场景时不知该用故事诠释还是日记诠释,总之仅是记录一则日常工作里的片段。在之前我想点明的是,文中没有任何匪夷所思的地方,如果你觉得有背常识而是一个架空,你也可以当做故事来看。即使这真的就是我每天经历的,像你们认为人必须喝水吃食才能生存的常理一样。

常理这种东西都是你出生以来外界信息带给你的,并且信息由你的感知器官接收,大脑加以处于。因而常理,在下觉得并不是绝对的东西,另一个世界的人观察你们理所当然做的一切,没准会觉得很荒谬。

——

今天要拜访三十多户人家,公司给黑龙规定的时限是一个下午,十二点一过她就开始筹备,不知道一下午能不能做的完,她希望过程顺利,毕竟龙不想错过晚上闲适的读书时间。

这一片区域内人口出生时间段以四月份居多,今天正好四月出头。每年四月公司都会派出一定工作人员来这个镇上进行清扫。同理,其他镇上有着不同的人口出生时段,但这就由别的组负责了,黑时只管四月份的,整个镇的范围不大,每年四月都会比其他月份要忙很多,好在效绩完成不错的话能有多余的奖金拿。

这个清扫是什么意思呢?不是说这里很脏的意思。昨天晚上似乎下了一场阵雨,满地都是打落的花瓣。扫地大叔正目不转睛的满地落花扫到一起,堆在路一侧一堆一堆的,除了花瓣,还有一些人的残肢断臂。肉和花瓣的混合物就那样一堆接着一堆死气沉沉杵在那,包括黑龙在内,就像正常人不会对生活垃圾产生兴趣,比起这些手机上的内容更吸引路上的行人,他们扫都不扫这些东西一眼

“咚!”扫地大叔把一个重物扔进不可回收垃圾桶里,是一具婴儿的尸体。扫完一处便领着脏兮兮的垃圾桶去别的地段“奋战”去了,放眼望去他的任务极其艰巨,楼道下堆满了大大小小的尸首,以青年人儿童的居多,嫌少有中年人的,出现老年人的概率极低,和在三叶草里找四叶草差不多。那些血水顺着瓷砖纹路蔓延开,由于下过雨似乎空气中那股血腥味更重了,还有一个人差点被一条断手绊倒。

有点难办,今年怎么这么多

黑龙很头疼的捂着脑袋,如果说的直白,她今天的任务算是另类帮街道上的清洁工减轻负担了,只不过不用扫地而已

顺着任务表上的地址,顺利找到了位于市中心的“城中花园”,看起来是个小区,因楼层门口不景气的装了防盗门,她还带找到地下停车场坐电梯上楼

“叮咚”她按下门铃,很快房主开门了,是一个十九岁上下的青年,一开门传来了股和街道上类似的血腥味

“您好,我是人性实验公司的。是来点名你们遗弃的人格的,请问您家里有需要清理的皮囊吗?”

“有。太多了,就在等你们”说着他马上走进里屋,从厨房里拖出了四具用黑布包裹好的已经僵硬透彻的死体,看大小两具儿童的,一具青年的,一具中年人的

黑龙看到那副青年人的尸体有点惊愕“这一副还是象征最近期的你吗?”

“差不多吧,反正这种事我也说不准,时限并不是重要的,该改变也就改变了。”这三具骇人的尸体都是他自己,他随性的踩踏着死体,若是剥开黑布,会有一张同他一模一样的脸

他说还有一副是自己母亲的,她最近刚刚过了更年期。

黑龙笑了笑,从公文包里掏出公司事先发给她的酬金,给了青年两百“今年每家每户都会这么多吗?”她有点担心包里那三千不够用,还要自己贴,但今天她带的现钱也就五百来块。

“这我不清楚,但今年大街上屯的那么多,估计会多一些……啊,谢谢。”他收下了钱,对黑龙道谢,然后帮她把尸体抬到门口

“没事”她微笑着回了礼,顺手把名单最上拦的人名划去了,青年同时关上了房门。

四具死气沉沉的尸首依旧那样僵硬的躺在地上,看起来很棘手。黑龙只是打了个响指,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再把四具沉甸甸的尸体扔进空间里去。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莫名其妙,不要急,这不是什么犯罪买卖,如果你把这些垃圾当做可回收垃圾中常见的空塑料瓶和纸箱,是不是一切都引刃而解了?

一些人家觉得不收这个钱也无所谓,这些散发着恶臭的废弃物实在太讨人厌,就率先把它们当垃圾一样扔出去,一些人觉得卖“破烂”得到的钱也是钱,所以把它们囤起来,等待专门“收破烂”的人上门。

而这些死人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人是会改变的吧

不同时段的人在不同时期经历了什么大事件,受到外界信息冲击,改变了原有的三观,在思维和行动方面都与曾经判若两人。有时候这个过程快到短短十多天一个新的遗弃人格就产生了。

说的好听点算成长,说的不好听点,曾经的那个自己不就另类的被杀了吗?

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世上,抵要你丢弃你曾有的任何一个品性。

中年人的三观基本上已定型,很少再为什么事改变,老年人更甚,他们代谢的人格就很少。而正值成长期的青少年处可塑型极佳的年龄段,一年下来青年人平均丢弃的人格占百分之七十以上。

黑龙的工作就是回收掉居民们不在需要的自己,那个象征曾经,现在已一文不值的皮囊。

之后她相继拜访了十多口人家,收到了不少尸体,那些另他们嗤之以鼻,嫌弃的过去的自己,就那样被残酷的丢弃在面前,他们毫不犹豫的关上房门,把那个过去的已经死透的自己,毫无保留展现给这头龙来看

她当然不会给什么评价,她只是工作。

不过黑龙比他们更懂变废为宝的概念,这些尸体会被公司回收,腐臭的肉块下包含着他们想象不到的各式各样甜美的梦想,善良以及单纯。

这些人久而久之,也从五彩缤纷被现实粉刷成灰色。

这些东西哪里值两百呢?

但在生存面前这种东西他们若觉得就是废品,那也就没办法了

黑龙一直忙活到下午五点左右,巧的是那三千刚刚好发完,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当她重新走出楼道,街道上的残值断臂也被扫的差不多了。夕阳淡若的投射在公园人工河上,波光粼粼,空气也十分淡爽,一时间心情大好

她回一趟公司把收集的人格上交大概半个时就够了,剩下的时间都是自己的。这些尸体会被扔进一个专门的粉碎机了,当它们被无情碾碎的时候,不管是美好的品性还是不好的品性,都会被当做数值重新回收备用起来

于是,龙展开机械翅膀,飞离了这里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