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噬身之蛇》2(Reburn后续同人)

#同原作没有叼毛关系,是接Reburn之后的故事线,请当做平行世界线来看,触雷误点,轻喷,对一些官方没仔细描写的角色只能自己脑着写了,不知是否会和将来官设的出矛盾,请当平行线来看
#这一章有原创崩坏兽出现,后续还会出现原创律者。文中崩坏兽不属于帝王级也不属审判级。而是这里新有的一个审判级之下帝王级之上的迁悠级

总共四架RPC-6626,小型舰队的规模。这支队伍的主力并不是四架抗崩坏型武装直升机。真正恐怖的“兵器”位于舰队领头战机驾驶舱里
  
那名身着黑色装甲的S级女武神幽兰戴尔,她的字典里从没有“松懈”这个词,即便是临时调动的任务,她也没有丝毫放松警惕。身为天命最强的S级,那些稀松平常普通女武神就能够完成的任务,主教从不会委托给她。
  
她们正朝着极东人工岛稳速前进。四架战机在天际留下的机械轰鸣声可以说是很刺耳了,路途上却没什么不速之客来惹麻烦。对此幽兰戴尔对宁静显得十分反感,超出她原先估计的范畴,她本以为至少会引来一些崩坏生物浪费点子弹。早已告别和平的世界观里,哪里会有“风平浪静”这种字眼
  
雷达扫描了一遍又一遍,电子屏幕上的圆型绿色波纹以屏幕中央为基点,一下接着一下扩散出去。清晰勾勒出了海平面上的礁石,美中不足的是,不能一览蔚蓝色海洋的壮阔,身在驾驶舱里看不见随风摇摆的波浪。
  
屏幕右上角一行小小的字幕显示着外头的风速,她推断海平面上的风速也不大,波浪能不能出现都成问题……
  
不论是环境,数据,都在加速着幽兰戴尔直觉里那份不安——到现在为止,崩坏能反应浓度仍然为零,连最基值的1%~8%较为安全的范围都没有。
  
圣芙蕾雅,幽兰戴尔印象不是太深,但她也不是一次都没来过。为了关照德莉莎与她靡下的那群愣头青学生,以前偶然有几次主教拜托她去给那边的学生上几堂公开课。她对课程没兴趣,完全是公事公办,照着命令行事,那时候一到下课几个学生兴致勃勃的来问自己身为S级的感受,她不过三三两两敷衍的答着。她在那很受欢迎与尊敬,可惜她早已不抱有面对年轻人单纯思维的耐性……
  
S级没她们想象中的光鲜亮丽,只不过是背负的责任更重,面临的腥风血雨更多,甚至要对付那些根本不想当做敌人的人……
  
譬如,现在……她此行的任务是抓捕逃离在外的k-423。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记错,对这个即兴设立的女武神学院她印象不深。可一种特别诡异的感觉让幽兰戴尔显得有些犹豫,以前进入极东支部管辖的范围,以RPC-6626的速度不需要这么长时间吧。
  
她给部下们发送放缓速度的信号,四架战机同时放缓移动速度,还降低了一些高度
  
【幽兰戴尔大人,出什么事了吗?】
  
【丽塔,你不觉得这周围安静的太过诡异了吗?崩坏能探测器也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们前几次执行任务,可没有遇到过一点不受污染的地段】
  
【是诡异的过分,不过,我们此行的主要任务是抓捕K-423。如果是平时这个现象值得一探究竟,但并不是现在,如果您觉得不放心,应当加快速度离开这里才是】
  
【这个我清楚……】诚如丽塔所言,确实应该加快速度离开,但她总觉得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一时间又形容不出来,回复属下建议时语气有点动摇
  
【幽兰戴尔大人,您好像很犹豫的样子,还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丽塔……你能同总部联系定位一下我们现在的方向吗?离圣芙蕾雅还有多远?我总觉得我们的导航系统被什么东西屏蔽干扰了,路径和距离测量的都不对】
  
【请稍等】
 
舰队随即悬停在空中,幽兰戴尔掐着时间,有点烦躁。尤其她不知道k-423现在的情况,没准已经比她们先一步到了圣芙蕾雅,她在那里待的时间恐怕不会长。极东支部叛变以来,圣芙蕾雅学院便成了一座名存实亡坐落人工岛上的荒城,有价值的B级A级女武神被调回总部,而没有通过测试的C级D级一一被打发回老家,教职工接二连三调职。即便它曾经辉煌过,注入极东支部管理者的心血,存有针对崩坏的宝贵资料,和总部对比起来仍旧是不值一提的,就算k-423去了那所她曾经就读的学院,又能找到些什么呢?
  
在这里多停留一秒,她就有更多的可能性在她们眼皮子底下逃走,躲进不知哪个旮旯里。不说万一任务失败,她是否会积蓄力量,和一帮背地里的乌合之众结成同盟带来更大威胁。她幽兰戴尔的字典里也不允许出现“失败”这个词眼,第二,今后要在找到k-423的下落,恐怕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她几乎是一刻不停的数着秒数,短短两分钟,犹如过了两个月。天命拥有先进的通讯技术,和总部联系上不是什么难事,半分钟就能搞定的,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丽塔已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手,不像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人啊。
  
【丽塔,怎么回事,让总部定位一下我们的方向怎么要这么长时间】幽兰戴尔终究还是耐不住性子,重新打开通讯器
  
【抱歉,幽兰戴尔大人,我不清楚是不是这片区域磁场有问题。我和总部联系不上,而我们的导航系统,似乎是进入这片区域开始就已经失控了,有可能……我们已经背离一开始的指定路径,现在在哪里都不知道】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幽兰戴尔从驾驶座上一下腾起,双手重重砸在操控面板上,满脸不可置信
  
坏到不能再坏的境况,别说追捕k-423,有可能她们已经陷入了某个由特殊磁场构成的迷宫里难以脱身。因导航系统的错误信号延误太多时间,她们连自己身处何方都不知道,也许已经偏离原有路线很远了,找回远路重新前往圣芙蕾雅,定要耗费不少时间,也就是到时候极大可能白跑一趟,等到达圣芙蕾雅,琪亚娜早就跑的无影无踪了!
  
“该死!!”她握紧拳重重捶在驾驶,焦虑的咬着指尖,幽兰戴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最快的补救方法,只能先离开这个怪异的地带另寻出路,没准还能有些希望
  
【丽塔,能大致判断正东方向在哪吗?我们先离开这个地方,在寻找正确航线,现在也没别的……】
  
【不好!幽兰戴尔大人!】还没等幽兰戴尔说完,通讯器另一头传来了其余队员的惊呼【崩坏能浓度正在剧烈上升,500HW,1000HW,1500HW……】
  
“什?!……”幽兰戴尔脑子里嗡的一声,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幽兰戴尔大人,大致判断正东方向是没问题的,并且,不明目标正从空中高速接近中。我们是不是要尽可能快的解决掉这个麻烦,才能走出这个地方】
  
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啁吼——!!!”那是类似红尾鵟悠扬的吼叫声,急剧穿透力的透过浓密的云层,天色一下暗淡不少,开始落下了些雨水,云层在口中不断高耸、堆砌。这是暴风雨前的征兆,与此同时,暴雨云背后的危险生物张着遮天蔽日的双翼,闪烁着蓝色幽光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她们
  
四架战机被迫再次降低飞行高度,幽兰戴尔扫了一眼还在飙升的崩坏能指标——已经不是普通下位级的崩坏兽了,最少也是帝王级
  
但是,为什么帝王级崩坏兽会这么突兀的出现在这里,她下意识的翻找起资料库,已知资料为零……还是一个从未见过的新生种。眼下幽兰戴尔别无选择,如果在这里同它正面对抗,相当于这次任务必定失败
  
【不,丽塔……】她换上了那副在战场上才会有的,冷静到吓人的口气【乘着暴风雨还没来临,你们马上离开这里,k-423在之前同女武神队伍的拉锯战中已经消耗掉大部分体力,即使不用我出面,我相信你也能顺利抓捕她……我们快没时间了】
  
【您一个人,真的没问题吗?】
  
【你是小瞧我吗?丽塔……我可是现天命最强的女武神】
  
其实,丽塔这么说也是有原因的,若是在陆地上对抗崩坏生物,她定会马上遵守命令离开。只是,她们现在在海上,而RPC-6626怎么可能会是这种怪物的对手,虽幽兰戴尔实力有保证,下头全是海,礁石都零零散散的,这个地势实在太差了
  
【不要太勉强,幽兰戴尔大人。】
  
幽兰戴尔坚持,身为下属的丽塔自然不得违令。不是她不关心她一直尊敬的幽兰戴尔,而是她们真的快没时间了。她也相信幽兰戴尔会有分寸,以周旋为主,不会与这只怪物硬战到底
  
“啁!!”那只鹰一样的生物忽闪了下翅膀,瞬间下起磅礴大雨,无数闪电从空中直直劈下,气势汹涌。而舰队早已分散开,在密集的攻击里艰难穿梭着
  
雷鹰盯着那三架妄图逃离包围圈的三架战机,怒啸一声,从云层里冲出来,恶狠狠的扑过去,翅膀卷起强烈的风压,RPC-6626在这样的强风中飞行都显得十分吃力
  
“碰!!”
“嗷!!”
  
就在雷鹰刚伸出利爪刚对准丽塔她们时,被一道热线击中,那是RPC-6626最强的抗崩坏武器,使用一次,能量槽里的sp值消耗掉大半
  
“不会让你过去的……”幽兰戴尔驾驶着战机同崩坏生物纠缠起来。她看着她的队员终于隐没在云层中向着正东方驶去,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可当下也不是放松神经的时候,她自身遇上了更大的麻烦。
  
“吼!!”雷鹰怒吼着,战机在它爪子底下穿梭,在戏弄它一样,导致另外三个目标从它眼皮子底下跑走,这一举措似乎激怒了它。它猛的一震翅飞向高空与幽兰戴尔拉开距离,整个飞行过程空气中的电离子也不稳定起来,空中砸下无数道闪电,但都集中在了磁鹰身上。它周身闪烁着雷光,正积蓄着力量。
  
幽兰戴尔当机立断握紧了自己的长枪,神之键——黑渊白花,曾经那位沙尼娅特家族最强战士使用过得武器。她果断按下紧急逃生的按钮,逃生舱在闪电击中战机前飞离战机本体
  
“轰!!”
  
雷鹰双翼快速收拢,它翅膀上犹如匕首一般锋利的菱形羽失铺天盖地的朝幽兰戴尔的方向冲过来,划破空气,每支羽失皆闪烁着电光。它口中吐出一道威力巨大的闪电链,羽失围绕着吐息为中心,电光炸裂着,本就密集的弹幕,间隙被电流填满,形成一张不可突破的电浆网
  
幽兰戴尔没有躲闪的余地,她一枪穿透逃生舱,将逃生舱当做跳板,脚底猛的一发力,借着冲劲与雷暴面对面冲击
  
“破!”她大吼一声,长枪直击雷霆,她面前出现一面由圣痕符文组成的光屏。接下了所有的羽失与雷霆,两股十分极端的力量互不相上下,雷霆狂躁的炸裂着,热量形成的辐射灼烧着幽兰戴尔的铠甲与脸颊,随即以她为中心点,爆破产生的能量向外扩散,强烈的冲击波与热量将海平面搅扰的支离破碎,绚丽而又不毛
  
爆炸声持续了很久,然而,那宛若迷你超新星爆炸一般毁灭性的能量扩散,突然像被什么东西打散似的,从中心点开始溃散,两秒之后,轰的一声被强烈的刃风撕扯成碎片。
  
“啁!!”雷鹰惊叫一声,感到不可置信。马上以最快速度一下子跃到云层之上,它在一定范围内以圆周为路径极速飞行着,借着极端天气的气流,卷出一个超大型的飓风,气势汹汹的扑向幽兰戴尔,海上浪头一浪搞过一浪,巨大的雾与雨水,让能见度变得极低
  
“呵,还没完呢!你就这点本事吗?”
  
黑渊白花散发出幽紫色的光芒,她高举着长枪。光芒围绕她周身,一点不受飓风的影响,那令人恐惧敬畏的自然之力,在幽兰戴尔面前尽是如此不值一提。忽的,一到极具穿刺性的光芒屹与长枪之上,带着令他人窒息的威慑力,撕裂了昏暗不已混沌的天空。
  
“喝!”她猛的一挥长枪,一道幽紫色剧烈的刀波直接劈向上空,将厚重的云层开了个洞,这就是神之键的力量。雷鹰宛若一时间出了幻觉,是否自己面对的不是人类,而是一名至高无上的律者,源于那把,用律者核心打造的,拥有律者之力的究极武器。飓风轻而易举就被分解打散开了。雷鹰感到一阵眩晕,它的双翼突然间向被什么无形的力量定格住,它挣扎着,想离开暴风圈,可惜来不及了,它只好拼命侧身躲闪着,被刀波蹭到了左翼
  
“啁——!!”雷鹰发出一阵哀嚎,失去平衡从云端之上跌落下来。它忽闪着翅膀,在快要落进海里的时候才好不容易找回平衡感,略过海平面重新飞向空中
  
幽兰戴尔瞅准了这个机会,她将黑渊白花当做第二个跳板,踩着枪身预判着雷鹰的飞行轨迹,脚下猛的一发力跃过去,正好跳在鹰的身上,“收。”她以命令的口吻大声念着,武器好像与主人心有灵犀,被踩落的黑渊白花在空中旋了一圈,重新回到幽兰戴尔手里
  
占据劣势就这样被反转了
  
枪身轻松刺穿雷鹰身上的外骨骼,刺进皮肉里。幽兰戴尔毫不给面子的拖着长枪在雷鹰身上来回奔走,长枪像割纸一样切割着雷鹰的皮肉
  
“啁欧——!”雷鹰痛苦的嚎叫起来,在空中翻腾,冲刺,打出无数的羽失。可这些挣扎都是徒劳的,它怎么可能摆脱背上那个难缠的对手,荧红色的血从伤口中趟下来,它飞的开始有点吃力
  
“斯……”鹰吸了口凉气,不知是吃痛还是愤怒。即使身处劣势,还是洗刷不净那双眼里的倔强与凶猛“吼!!”忽的,它停止了徒劳的挣扎,翅膀与身上的羽失因激烈的情绪凌乱的竖起来,有种悲壮的气势。电流从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中“流”出来,每一只羽失间闪烁着耀眼的电光。
  
这家伙想干什么?
  
幽兰戴尔看了一眼天空,自己那一击,非但没有使极端天气缓和,反倒比之前更加恶劣了,是因为惹恼了这家伙的原因吗?雷霆在云层间蓄势待发,等着这只崩坏生物的号令
  
“同样的招式,可不要在我身上用第二次啊”
是想通过落雷甩掉我么?没那么容易
  
她冷笑着,抽出了长枪,幽紫色光芒聚起防护罩。如她所料,空中狂躁的落雷砸下来,雷鹰浑身上下释放出耀眼的电光。幽兰戴尔被这气势震的手臂发麻,真是棘手的对手,她咬牙坚持着。防护罩最终是出现了裂缝,不过,不至于打碎它……抵要扛下了这波攻击,她在接下去的消耗战里就能一点点耗尽这个家伙的体力,在将它杀死。
  
出乎意料的事就在这发生了……
  
雷鹰并没有停留在空中,而是在雷光落下的那一刻,再次震翅,朝着海的方向冲过去
  
“什么?!”
  
“轰!!”

犹如在水里投放了颗巨型炸弹,高热产生的爆破将水柱抬升到高空,大量被雾化的液体飘洒在海平面上,周围海水迅速升温,这声巨响就像是海洋因争斗被牵连“受伤”发出的痛苦的咆哮。周旁又黑又暗,海水的质感让幽兰戴尔感到不毛,猝不及防的爆破加之水中的失重感,将她从雷鹰身上拉扯下来,与那只崩坏生物保持一定距离。
  
落水的苍鹰不如鸡,何况这家伙前头受了伤,状况比她还差。幽兰戴尔不认为它会在水底发动攻击,她心里便毫无畏惧,那不过是雷鹰别无他法孤注一掷的举措。她暂时仍占着上风,这家伙还是会飞到上空的,她必须抓紧机会重新到雷鹰背上,如果自己落单掉进海里,雷鹰从空中发起攻击,那劣势的一方就轮到她了
  
就这样对峙了十多秒,战斗之中的时间何其宝贵,每一秒都是煎熬。幽兰戴尔屏住呼吸,可雷鹰却没丝毫动作,倒不如说,很反常?
  
它甚至没有在蓄电,又在卖什么关子?不打算攻击吗?
  
雷鹰磨合着指爪,那双让人觉得极其不舒服的凶恶眼神直勾勾盯着她,她不认为这头崩坏生物想要放弃战斗。有可能真正盘算着什么
  
既然它没有动作,那自己就先发制人……
  
她旋转长枪,将枪身对准自己身后。长枪释放出高热的能量物质,就像喷气机似的推动自己向前冲去
  
雷鹰却发出了嗤笑一般的叫声……
  
“啁!”它只做了一个在简单不过的攻击,向前喷吐了几颗球形闪电,煽动翅膀使自己身体向后倾去。这并不能阻止幽兰戴尔,水里拥有阻力,还不至于限制她的灵活,她轻松躲闪过去,仅仅是偏转了些路线而已
  
可雷鹰不紧不慢,那态度好像再说【做到这样就差不多了】
  
“刷!咔!!!”
“?!!”身后的水流流向有所改变,一个埋伏已久的庞然大物蠢蠢欲动着。在黑暗深邃的海洋的阴影里,睁开了那双猩红色的眼睛
  
该死!什么东西?还有一个?!
那身后告诉飞过来的冰锥使她防不胜防,而她周围的水流一瞬间便结成冰了。先是极热,后是极寒,这趟作战幽兰戴尔体会了两种极端的触感,折磨着她的神经,她头皮发麻,脑子里直接炸开了锅……
  
“吼!!”那只长得像大白鲨却长有四只利爪的崩坏生物快速游过来,对着她张口血盆大口,露出满嘴匕首般的獠牙。
“切!”她当机立断,用尽全力释放力量,周围的坚冰被黑渊白花散发的光束击碎,她离开与那头冰鲨拉开距离……她差点就被它咬到
  
“啁——啁——”而那头雷鹰,早已不知什么时候重新投靠进暴雨云的怀抱当中,在空中发出悠扬的叫声。一个天上一个海底,前后夹击……
  
该死的!!
为什么出现在这个时候,还是完全没有见过的崩坏生物
难道说,是那头鹰事先想好的计谋吗?!
她意识有些恍惚,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可怕的事。可根据自己了解的知识,这些崩坏生物连最基本自我思考的能力都没有,谈何心机这种东西
也许是错觉?
还要有多少次错觉,多少次巧合?
  
“唔……”她体内的氧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周围的黑暗浓的像雾似的散不开,她只身一人,对付两个没有任何资料危险的对手,还是在地势极差的环境下,幽兰戴尔有点绝望的感觉,但她必须战斗。已经不能跟两个怪物继续周旋下去了,她现在的状态迟早会吃瘪,甚至会死在这里……要想办法逃走,让幽兰戴尔唯一能欣慰一下的地方,仅仅是丽塔她们成功逃了出去,也许这次抓捕k-423的任务,有可能不会落空。
  
冰鲨咬了个空,回过身再次冲过来咬她,在游弋过程中喷出急冻光束,冰鲨和光束周围的海水皆结成坚冰。可不能再这种情况下被它抓到,幽兰戴尔挥出好几道刀波,幽紫色的能量物质轻松将冰分解。而冰鲨如鱼得水,轻松躲过了她的攻击。
  
暗紫色的电流在枪身游走着,幽兰戴尔没有选择逃避,在那头鲨鱼的獠牙即将逼近自己的时候,猛的向前突刺。

“吼!”冰鲨惊吼一声,赶忙侧过脑袋,攻击砸到了它的身上,它吃痛被后坐力击出好远。幽兰戴尔获得宝贵的反冲力,成功离开了海水的束缚,她在空气中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但另一位对手明显不打算给她喘息的机会
  
鹰又扑了过来,伸出了它的利爪。
  
她必须要先解决一只,这两个家伙穷追不舍的架势,逃跑的几率太渺茫了。可是,要怎么做才有制造致命一击的机会。如若将黑渊白花分解的力量释放到最大,她的确可以轻松杀死它们,但是万一打空消耗掉大量力气,她就得不偿失,即便是女武神,人的体力怎么好跟崩坏生物比,她迟早会被耗死
  
一定要重新回到那只鹰的背上。
  
在雷鹰靠近的差不多时,幽兰戴尔挥动长枪,凝成了数十条暗色电流编织成的铁链,准备就勾它的脖子,可是,那只狡猾的鹰突然就收回了爪子,翅膀刮起一阵强风,在空中作出一个高难度的后空翻,打出了无数到羽失……
  
“切!”她只能把铁链编织成一张网挡住羽失……
  
海里的骚动仍未停止,冰棱从海里毫无征兆的冲出来。又是一次前后夹击,她只得腾出手,在身后凝出一面防护网,别说是解决其中一个,她的处境已相当被动。敌人打不到自己,自己拿敌人束手无策……不知还要消耗多久。
  
双方似乎都意识到这个问题……
  
那两只崩坏生物决定先做出变动。而后,操控自然的极端气候,让幽兰戴尔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海面开始凹陷,产生出一个巨大的漩涡,而那只鹰再次冲到云层上端,天空应着海面,产生出一个暴风涡。于是,像龙吸水似的,在漩涡中央,海水突然被不可抗拒的力量升腾起来,暴风涡中不稳定的闪电噼里啪啦砸到海面上,漩涡像是风眼,而周旁风速高的吓人,乌云遮天蔽日。这是要束缚住她的行动,置她死地。
  
水涡流就像一个通天的水牢,把幽兰戴尔“关”在了里面。那股潮湿冰冷,不毛的感觉再次将她包裹。水和冰被不可控的力量操控着,形成无数只锋利的爪子像她抓来。夹杂闪电的风刃与闪电球又突破了水壁密密麻麻的朝她砸过来
 
“吼——!!”冰鲨的大尾巴上游弋着荧蓝色的能量物质,包裹着钢刀一般锋利的鳍,配合着密集的元素弹幕,一回身一个甩尾打向幽兰戴尔,强烈的寒冰气息令人窒息
  
“喝啊!!”被逼迫到走投无路的她大吼一声,黑渊白花的分解之力毫无保留的释放,伴随着一瞬间反噬钻心的痛楚,那幽紫色的光辉扯开一切象征灾难的元素,水漩涡被破开,闪电、冰棱、羽失化成灰烬……冰鲨的尾巴被砍成了两段“嗷呜——”它挥动四肢与幽兰戴尔保持距离,还是一副顽固到誓死不休的样子。
  
幽兰戴尔只感觉自己的手臂失去了知觉,她总算再次呼吸到了新鲜空气,狼狈的不行。捂着右手,还没等麻木的手臂完全恢复,漩涡已经开始复原了,水流在冰鲨的断尾处打着转——它的尾巴再生了
  
这惊天一击没有丝毫效果
  
“!!”水与冰凝成的爪子从断裂出生长出,伴随冰鲨嘲讽一般悻悻的叫声
  
这该死的畜[]生!
  
幽兰戴尔心底骂了一声,还是自己掌握的不够完全透彻吗?她仅靠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的战斗。可惜,元素臂的数量很多,她砍断这些难缠的东西又会马上再生,最终钻了空子,抓住了她的四肢。
  
“啧!”幽兰戴尔咬着牙,不断挣扎着,像一只不服输的野兽。这两个家伙,核心到底在哪里,没完没了的,烦死了!

冰鲨张大嘴,又开始酝酿吐息。
  
抵能先脱离束缚再说了,黑渊白花上稀碎的电流又开始蔓延,只是,幽兰戴尔犯了个错,她专心对付来自海洋的威胁,忽略了天空
  
“啁!!”雷鹰周身闪烁着激烈的电光,看起来已经预谋很久了,它猛的伸出爪子……
  
“刷……”
  
电流麻痹了她的手,黑渊白花被打飞了“什……”
“呲——!”“呃啊!”
  
雷鹰周身的电光散开,分裂成球形闪电,无情的撕咬着幽兰戴尔。冰鲨那积蓄的吐息并不是针对她,而是黑渊白花,冰息将神之键封住,冰鲨极快速的游过去,再次一个甩尾……
  
她的武器当着她的面被打出水牢掉进海里……犹如猛兽被拔去獠牙,幽兰戴尔这回怕是凶多吉少了。
 
鹰重新飞回云层之中,水牢也被修补的差不多了。冰鲨像是怒吼着,找她来算之前被砍断尾的仇。它的爪子上散着寒气的崩坏能大量聚集,一个冲刺,对着幽兰戴尔腹部就是一爪
  
“咳!!……”她只觉得喉咙一甜,大量的血不受控制的吐出来,内脏都要被击碎了似的。随即而来的是不能言说的寒冷,这一击撕开了装甲,切割开皮肉,她腹部结出了一层冰,周围的组织全被严重冻伤,有可能已伤及内脏……
  
她重重摔了出去,掉进海里
  
“吼——!!!”耳边传来崩坏生物得意的咆哮声,她的视线有些模糊
  
她头一次这般狼狈,对付了如此之多的崩坏生物,独自一人面对帝王级崩坏兽也不是第一次了,为什么这一次这么难缠……
  
不,不对……
  
这两个家伙……
不是帝王级的
崩坏生物已经越来越强了,是人类还自我感觉良好,完全没有察觉。上次的审判级崩坏兽,也是耗尽了组织一大半兵力,才勉勉强强的将其击退,没有杀死……
  
那么,从第一次见到这两个家伙的时候,是不是意味着她与崩坏生物的战斗注定是无果的。
  
不行,不能就在这里结束。
她答应过丽塔她们,她要完成任务,她要活下去
  
只要她还活着,神之键就会同自己生出感应。黑渊白花一定会回应她,重新回到她身边。那生与死交织的长枪,能让创生之力重新流回这具属于人类脆弱的躯体,并用人类特有的毅力武装起自己,她还是会意气风发,开始第二场回合,与敌人纠缠到底
  
可惜,并非是生,死已随着海水的冰冷萦绕在她耳畔低语着。雷霆与寒冰的摧残,让脆弱的人类之躯连抬起手臂都显得那般吃力。黑渊白花,到死在哪里?在深邃无底海洋的黑暗之中,莹莹散发着幽紫色光芒的神之键,似乎也正以灵魂的角度声嘶力竭的对着自己的主人呐喊,在海洋里沉浮,寻找幽兰戴尔所在的方向
  
但,太远了……
  
她这幅沉重的躯壳,即使重新将黑渊白花唤回,也需要不少时间
  
风暴不在那般激烈,通天的水牢也已散去,雷鹰盘旋在天际,冰鲨重回海洋,天空却永远也不肯放晴。冰鲨正对着她龇牙咧嘴,巴不得一口把她咬成两截……看起来时间是来不及了
  
她堂堂S级女武神,曾在无数战场上叱咤风云,最终的下场,居然要沦为两只畜[]生果腹的食物吗?

幽兰戴尔笑的讽刺,她绝对不承认这个结局,于是,她摸索着腰间装备好的炸弹,如果真不行,就算自己被吃进肚去,也要同这些家伙同归于尽……士可杀不可辱
  
“吼!!!”
  
崩坏生物怒吼着,朝着这个快要失去意识的,此刻不是女武神,仅仅是一名人类的,强大而又脆弱的存在俯冲过去。两种立场,极端的,自持正义的物种。同为蔚蓝惑星之上诞生的生物,以生为界限,摩擦出了火花

来吧……
  
赌上战士的尊严,幽兰戴尔直视着命运
  
于是,她的呐喊像是被谁听见了似的,无边的黑暗之中,终于有人对她伸出了援手
  
“咔嚓!”耳边一阵利齿咬合令人毛骨悚然的音效,手中则是不同于海水的冰冷,那是一只手,带有人的温暖。
  
“幽兰戴尔大人,幽兰戴尔大人!”
“咳咳”
  
她看见了光……
  
暴风雨还在下,她被送进了战机的机舱内,丽塔开启了自动驾驶,RPC-6626在没完全停息的暴风中艰难的飞行着。
“啁!!”雷鹰对不速之客凶狠的咆哮,砸下一连串闪电,为了躲闪战机的飞行轨迹歪歪扭扭,在舱内都十分晃荡
  
她先是欣慰,后是不解,甚至有些愤怒
  
她得救了,任务也失败了……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