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de

大概是琪琳?一发短打摸鱼

道理都懂,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做出改变就要丢掉相应的东西
  
原来西琳就当这句话放屁的,她那点惨淡的人生本就没什么值得珍重的回忆。以至于她得到力量换上副常人看来恶劣的品性,去当空之律者。她不在是那个被关在实验室里抱着膝盖只能看雪花屏电视的小女孩,西伯利亚历年气温低的感人,疯子样的研究员只给了她一件单衣,她还记得同那些“小白鼠”同胞们聚在一起取暖,在泛白雾的窗下等待“医生”来给自己打针的情景
  
那都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六年。
  
可当她重新睁眼,恼人的雪原一望无际的覆上她的视线,以及,一个白色头发的小女孩站在她对面,穿着棉袄,怀里抱着刚买来的面包和水果,一脸不知所措
  
西琳凭空打了几个响指,除了视觉在欺骗她,她一点都不觉得冷。此刻她不再穿那件单衣,一身华丽的紫色衣裳,拖着过长的裙摆,布料依旧与雪原一类的景色格格不入
  
这是幻境,这是记忆,这是……她该抹杀掉的一个人
  
“姐姐……”是年纪不大小女孩特有的软糯声音,她无助的踱在原地,想朝自己走来,却又止住脚步“你有看见一个白色头发的男人吗?他是我爸爸,我跟他走散了。”
  
齐格飞.卡斯兰娜,那个打起来难缠到要死的家伙。她该怎么回答呢?齐格飞抛下女儿消失了快好几个年头了……
  
这小女孩就是琪亚娜,不,k-423。一个人类自导自演制造出惊天阴谋的牺牲品,她的出现,是人类为自己重生复制的牺牲品。
  
西琳清楚,就差最后一步了
  
她应该杀了她
  
杀了k-423最后残存的记忆与执念,杀了她的本我,这具身体就顺理成章归属自己了。犹如那年第二次崩坏掉了链子,一不留神挨了女武神致命一击,她空之律者被打碎核心不省人事,就是一念之间犹豫的事情。
  
西琳停止打响指,没有召唤出虚数长矛,也没有下达“贯穿”空间的指令。她只是盯着那女孩,幼小的琪亚娜在她陌生的视线下害怕的后退几步,周围除了她们一个人都没有,高矮楼房的缩影开始扭曲
  
也许她知道自己为什么犹豫,女孩眼里那种热切的,单纯的,毫无杂念活下去的愿望。她当年在巴比伦实验室反光瓷砖上也从自己眼里看到过相似的神色
  
“像你这种笨蛋,我该拿你怎么好呢?”
  
从幼女,到少女。从独自一人,到遇见圣芙蕾雅的那群人……走马灯哗啦啦的转动,高楼像被打破镜子似的碎了一地,在那些碎片反射的光点里,琪亚娜正在哭泣,不管是年幼的,还是十六岁的她。承载了不同于西琳,但一样恶心又恼人的恶意
  
西琳不怎么会安慰人,她只是蹲下形式上的将手放在她因抽泣颤抖的背上轻拍几下,脸上依旧没什么表情,修长的手指拂过她的泪水
  
她被关的太久,没读过什么经典的书籍,没积累什么动人的诗句。但她可以现编,西琳看着一片狼藉的现状,在脑海内飞速的组织语言,歌颂的,亵渎的……
  
但她最终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外头的世界入侵天命的战斗已进入白热阶段,战场上生生世世略过眼前,无数灵魂在死前发出的叹息略过身侧,西琳只笑的柔和,不怎么感兴趣
  
不知怎的,她突然不是太想杀掉琪亚娜了,不管是过去的她,还是现在她……
  
两人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听风一阵阵吹过的声音,与世隔绝
  

——

讲的就是西琳依靠k-423的意识重生,为了掌握身体的主控权应该毫不犹豫的杀了她,但是她最终没这么做。一方面处于对同为文明受害者的同情一方面觉得也没什么意义了吧

啊,表达能力极差,就这样吧,完全凭感觉码的,佛了
  

评论(2)

热度(26)